溫瑜從蔡靜涵的意識中退出來后,不同以往第一時間出倉洗漱。

他睜開棕黑色眼眸,看著營養艙中的營養液緩慢流動,一縷紫色的液體突然從營養艙連接外部的管線中流淌進來。

溫瑜的身體機能因著紫色液體的輸入開始緩慢修復。

艙門被肖恩從外部打開,華麗的手套正拿著一支營養速食劑。

而溫瑜在紫色液體輸入的1分鐘后坐起身,伸出滴水的大掌將速食劑一口飲盡。

“多長時間?”

溫瑜皺著眉將速食劑的瓶子扔給肖恩,竟然是草莓味的,甜膩膩的味道瞬間讓寡淡的味蕾遭受到沖擊。

“10天的時間,我連高階治療藥劑都給你用了,賬單我已經讓卡瑞納發你郵箱了,畢竟在黑市上這玩意兒也是稀有的,我給你打個八折,一支高階藥劑就收你50萬聯盟幣吧。”

肖恩撇了撇嘴,似乎自己吃了很大的虧似的。

對于肖恩口中的賬單,溫瑜不知是沒注意聽,還是不在。

“她精神恢復得情況怎么樣?”

“數據顯示精神狀態有平穩的趨勢,看樣子我離開后,小日子過得不錯。”

肖恩側過身開始重新檢定營養艙的運行狀態。

在精神世界中肖恩并沒有一直等到結束,而是在那兩人舉辦婚禮后離開了,他醒來的時候是進入蔡靜涵精神世界的第3天。

雖然之前計算過,溫瑜和蔡靜涵過完精神世界一生在現實中對應多少天,可是第9天過去的時候,肖恩還是忍不住擔心溫瑜的身體。

營養艙再如何補充身體營養都只是靠表層組織的吸收,再轉化至內部。

官方指南曾明確指出,營養艙的健康不間斷使用少于48小時,極限使用時限不超過168小時(即7天)。

一旦超出極限時限,人體將進入超負荷狀態,各項身體機能將快速降低。

只不過溫瑜能夠堅持10天,除了因為本身強悍的身體素質,還要得益于肖恩這位實驗天才,天知道他在最后的4天里向營養艙中輸入了多少奇怪的藥品才保住了溫瑜的體魄。

“休息1天繼續。”

溫瑜從營養艙中出來,照例去洗漱,不過剛踏在地面上的一瞬間他的身形一晃,盡管在下一刻他就調整好了狀態。

肖恩冷冷地瞥了眼溫瑜的失態,手中的動作停下,低聲說:“你這是打算以命換命?就算你是聯盟罕見的體能雙S,但是如此消耗不超過3次,你人就廢了,說不定體能和精神等級都會跌入C級……無法修復的那種。”

溫瑜感受著身體的疲憊,恍惚間想起自己已經很久沒有體會過這種虛弱。

“不是還有2次。”

肖恩:……

等到溫瑜進入蔡靜涵的房間后,肖恩冷聲喚出卡瑞納。

“現在立刻將蔡小姐房間所有進出口關閉,3天之內沒有我本人親口準許不得開放。”

3天的時間,足夠那個變態身體機能自我修復了。

——

華麗的石雕制成的宮殿,具有歐洲中世紀奢靡的風格,殿中的落地窗前一大一小兩個少女對立而坐,兩人中間的桌子上卻是與宮殿風格不搭的玉石棋盤。

“克里斯汀姐姐,輪到你了。”

小安娜穿著水藍色的宮裙,襯得她的藍色的眼眸更加晶瑩剔透,她坐在軟墊上,短短的小腿悠閑地晃著卻夠不到地面。

蔡靜涵穿著一身翠綠色的宮裙,長長裙擺落在地面的波斯絨毯上。

只不過她將手中黑色的玉石棋子放回,斜斜地靠在椅背上,面色冷淡地問:“為什么要選擇這個場景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3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