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燕輾轉反側難以入睡。

這個十冬臘月,屋子里有火爐烘著,卻也很溫暖。飛燕聽著外面凜冽的寒風敲打著臥室的窗戶啪啪作響,思緒再一次回到了那個讓自己痛不欲生的前世。

飛燕想,這個當朝的皇帝的那個老爹現在還活沒活著?掐指算來,從前世到今生,飛燕也經歷了三十載。

那么,在這三十載里,宮里面發生了多少事?又有多少的妃嬪在互相爭寵中慘死?

想到這里,飛燕搖著頭,摸索著起身,披了衣服,往窗戶旁走去。

透過窗戶的縫隙,飛燕往外面看去。

黑漆漆的外面什么也看不見,索性回到客廳的梨木椅子上坐定。

過幾日就是舊歷二十三,自己算來在這慕容府上已然待了兩月有余,飛燕知道宮中選妃要在每年的夏季,風和日麗的日子。其他的時間只是在各地州郡統計人數,然后統一進宮。

看來自己還要在這慕容府里住上一陣子了。

如果是這樣,飛燕想自己也不能這樣白白的浪費時間,趁這個時間,自己也要努力的尋找仇人,如果真要是在進宮之前殺了仇人,豈不是不用進宮了。

想到這里,飛燕又渾身充滿了力量,又有了新的打算,飛燕感覺自己此時困得不行,于是又轉身回到臥室去睡了。

慕容府正在準備年貨,看著大廚房成車往府上運送,杏兒急了,忙跑到書香閣的小廚房內,看見空空的廚房,便皺眉對劉婆婆說道:“婆婆,你也不去大廚房去弄點年貨去,這幾日大廚房的好東西可能是都沒地方放了。”

劉婆婆正在將一個土豆削皮,聽杏兒這樣說,邊搖頭邊說道:“你這丫頭,說的倒是輕敲,我也想弄些好吃的,我們這些下人也能沾點光吃點。

可是,你不知道,那邊狗眼看人低的,都看出來咱們的飛燕主子在這府上不受各位夫人小姐的待見了,也不肯將好東西分給咱們這個小廚房了。”

杏兒氣的回房,看著小姐坐在茶幾上捧著一本書看著,杏兒嘟囔著說道:“小姐,這馬上都過小年了,咱們的小廚房里一點好吃好喝都沒有,這書香閣也是一點過年的氣息都沒有,這幫狗眼看人低的家伙,看著也知道小姐不受小姐夫人的待見,苛待我們。”

飛燕聽杏兒這樣說,頭從手里的書上緩緩的抬起來,若無其事的說道:“這里也不是咱們長留之地,就不要和人家斤斤計較了。”

言罷,又低頭看起書來。

杏兒見小姐這樣的不以為然,搖著頭往出走,心想,既然小姐不去爭,那自己過去要,怎么也要讓小姐好好過個小年不是。

剛走到門口,就聽見飛燕叫著自己:“杏兒,你過來。”

飛燕看著原主的娘親留下來的書籍感受頗多,覺得這個原主一定也是知書達理之人,越來越喜歡這原主的身子。

聽杏兒說起過節之事,飛燕突然有想回趙家村,去偷偷的看看自己家的上官府,還有那被害的爹娘,能不能還留在府上的院子里?

“杏兒,明天我想去趙家村去看看,這都要過年了,我要親自去燒上幾炷香,也燒點紙錢送給我那可憐的爹娘。”言罷,飛燕眼里閃動淚花,讓杏兒看著都心酸不已。

杏兒忙勸道,“小姐,不要這樣傷悲了,我也和小姐一樣,一想起老爺夫人就傷心難過!杏兒以前在府上時,夫人最痛杏兒,可如今咱們流落在這,看著府上這些人們,看咱們的表情鄙夷的樣子,真的想上去抽他們的嘴巴!”

飛燕搖著頭起身,“算了,人和人不一樣,我們還是做我們要做的事情吧。”

杏兒忙又說道:“小姐要去趙家村可使不得,太危險了,那幫歹人說不定就在那等著小姐自投羅網呢!”

飛燕輕聲說道:“你以為在這個慕容府上就安全了嗎?只不過是那幫人或許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