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好了霍紫鳶要的香粉,藍夭夭隔著柜臺遞了過去。

“已經裝好了,姑娘去結賬就可以。”

后邊的掌柜手里拿著個小算盤,飛快的就將霍紫鳶要付的錢算好了。

付完賬的霍紫鳶也不再多逛,心滿意足的帶著今日新買的香粉就回去了。

回了景王府,霍紫鳶在自己房間里挨個試了一遍,那幾盒香粉每一盒她都很喜歡,試了半天后,她身邊的丫頭忍不住開口道:“側妃娘娘,這香粉涂在您的臉上,您那臉就像剝了殼的雞蛋一般,看著又細又嫩的,在加上這香味這么好聞,何不讓王爺也看看呢。”

她這話正好說到了霍紫鳶的心坎上。

自從霍嬋娟那邊失利,君宇軒已經有好些日子沒有來自己的屋里了,天天夜里就歇在新王妃的房中,一想起這個,她就心里生悶氣。

這輩子運氣實在太差了,沒了霍青鸞,誰知還有一個蕭蘭馨,最可氣的是,這個蕭蘭馨看著不聲不響的樣子,卻頗有幾分手段。

入府沒多久,就籠絡了君宇軒的心,自從他們成親后,君宇軒碰自己的時候一只巴掌能數的過來。

對著鏡子描摹了半天,她選了清荷那款香粉撲在臉上,末了,又挑了一盒淺粉色的口脂細細的涂抹在豐潤的唇上。

鏡子里的女子一張芙蓉面,一點櫻桃唇,眸子亮的很,模樣分明還是好看的。

放下眉筆,霍紫鳶轉頭看著那丫頭嫣然一笑問道:“我美嗎?”

那丫頭忙不迭的點頭,“主子自然美得很,這整個景王府,就沒有一個女人能比得過主子的,便是沁蘭院的那位也是比不上您的。”

沁蘭院原先不叫這個名字,只不過蕭蘭馨住進去之后,君宇軒為了博她開心,親自動手改成了這個名字罷了。

聽了丫頭的話,霍紫鳶收回模樣,她伸手摸上自己柔嫩的面頰,心里有了幾分底氣。

“你去打聽打聽,王爺現在在何處。”

那丫頭應了,便出去找人打聽去了。

不一會,那丫頭就打聽到了消息,她趕緊回來同霍紫鳶說道:“回主子,今日王爺本來同王妃在后院的湖心亭賞殘荷作畫的,但是王妃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有些身子不舒服,就先回去了,王爺見畫做了一半,不好半途而廢,便獨自在湖心亭繼續作畫呢。”

一聽是同蕭蘭馨一起賞殘荷作畫,霍紫鳶目光中就透出幾分兇意來。

那個蕭蘭馨模樣長的不怎么樣,仗著是蕭相的女兒,以才女自居,平常就喜歡舞文弄墨吟詩作對什么的,偏偏自己在這上頭又是一竅不通,前幾回還因為這個被君宇軒給嫌棄了。

不過老天有眼,興許是上天都看不慣她這般做作,所以才讓她身子不舒服,給了自己這么好的機會。

換了身淺藍的衣裙,霍紫鳶又去準備了一些瓜果,就帶著隨身的丫頭往后院湖心亭去了。

遠遠便瞧見君宇軒坐在廳中作畫,霍紫鳶勾唇一笑,腳下又快了幾步。

還沒進亭子呢,君宇軒似乎若有所察,他回頭看了一眼,見是霍紫鳶,眉心不自覺的蹙起。

但細細一看,卻見今日霍紫鳶的裝扮同往日不同,往日-她喜歡明艷魅惑一些的妝容,初一見覺得挺勾人的,但是時間久了,便覺得有些乏味,且沒有底蘊。

今日-她穿了一身淺藍的衣裙,臉上脂粉淡淡的,但是卻十分瑩透白皙,一雙嘴唇也是淺粉的顏色,一眼望去,竟不知這是她本來的唇色還是口脂的眼色。

比之往日,倒是多了幾分清新脫俗的感覺,乍一眼瞧去,還有些像霍青鸞的模樣。

君宇軒心頭一動,原本要皺起的眉頭舒展開來,將筆放下后,他笑著起身迎了過去。

“你怎么來了?”

聽到君宇軒的聲音,霍紫鳶都有些受寵若驚了,他這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