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爺爺想把床位調高,可是他這腳還吊著,調高床位可以嗎?”

蕭銘洛謹慎地問道,畢竟蕭老太爺的年齡也不再年輕了,雖然醫生說了只是骨折,但也不能輕視。

“腳可以不用再吊著了,之前只是為了做一個固定和減輕您的疼痛,您稍等,我馬上就過來。”屏幕很快滅掉,沒到半分鐘時間,病房門就被打開了,進來的正是剛才的那個護士。

“麻煩你了。”蕭銘洛站開了一點,走到安初夏面前,問道:“初夏,等會你跟七錄一起回去的時候,順便跟江……”

“這個你不用擔心。”韓七錄放下茶杯,淡淡地說道:“江南說要瞞著她爸媽,免得家里人擔心,所以就說這幾天跟初夏住在一起,如果她爸媽問起,你盡管先瞞著再說。”

蕭銘洛正欲答應下來,蕭老太爺就開口說道:“這事兒倒是不打緊。等她好的差不多可以出院了,我親自去跟這丫頭的父母解釋。要不是她,可能老太婆就危險了。”

許念念坐在那里根本就坐不住,一聽蕭老太爺這么說,她立即很不高興地站了起來說道:“老太爺,這事兒您別太放在心上了。我相信,不論是誰路過,都會幫忙報警的。”

“你似乎還沒有搞清楚狀況。”安初夏實在忍不下去,提高了音量說道:“江南不止是幫忙報警,還幫忙救人了,所以她現在才搞成這個樣子,不然你以為報個警能弄一身的傷出來嗎?”

“這我可不知道。”許念念狠狠地翻了一個白眼說道:“這傷是故意弄的還是純粹為了救人而弄成這樣,這誰知道呢?”

安初夏握緊了拳頭,強忍住要沖上去跟許念念打一架的沖動。

污蔑他們班完全是靠的素媛才能拿到黑板報的第一也就算了,居然還覺得江南是故意弄的一身傷回來。

簡直是……太過分了!

“夠了!”“夠了!”“夠了!”“夠了!”

四個人聲音幾乎是同時說出口,一個來源于表情顯得有些不耐煩的蕭老太爺,一個來源于面色陰沉的許董事長,還有兩個則是來源于臉上顯出了怒意的蕭銘洛和韓七錄。

“胡鬧!”許母重重地瞪了許念念一下,推著她的手臂說道:“等江小姐醒過來你立即給我去道歉!”

“醒過來?”許念念從鼻尖發出一聲不屑的冷哼來:“病房里這么吵,她江南還能睡得著?”

安初夏注意到萌小男的手動了一下,她連忙不動聲色地將自己的搭在江南的手上,手心暗暗用力借此示意她要沉住氣。都已經裝睡到現在了,就算是死撐也得撐到頭!

“你給我閉嘴!”說話的是許董事長,他面色陰郁地站起身來,語氣強硬地對著許念念說道:“什么時候學得這么一個狗脾氣!你現在就給我回家,在家里好好面壁思過!”

“面壁思過?”許念念狠狠地咬了一下唇,眼角要落下淚來:“憑什么呀?你以前從來都沒有這么兇過我!”

“念念,聽話!你先回去!”許母瞇了下眼睛,不住地示意她往蕭老太爺那邊看。

許念念這才意識過來還有個蕭老太爺在,她立即咬緊了下唇不再說話,心里暗罵自己怎么能忘記這里還有一個蕭老太爺。都怪江南,該死的江南!要不是江南這個賤貨,她也不會情緒失控!

“弄好了,您覺得這個角度還舒服嗎?”護士小姐小心翼翼地問道,這樣“重兵把守”的一個人,必定是個大人物,她可不敢有半點的怠慢,以至于很有可能會丟了工作。

“可以,謝謝你。”蕭老太爺說完,對著許念念的那個方向說道:“你也不用走了,我要說的事情正好跟你有關,坐回去吧。”

“這……”許母跟許董事長對視了一眼,看了一眼許念念,許念念連忙坐回了位置。

“爺爺,您到底要說什么?還要刻意調高床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3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