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櫻可是想著自己的目的呢,于是笑笑道,“你先回答我幾個問題,我在回答你是不是我可以救她,如何?”

張成不解藍櫻這話是何意,但是他知道,自己的回答關乎著她是不是愿意救張欣,滿意,便是能救,不滿意,那就會看著張欣與自己一樣慢慢死亡,他是斷然不會看著自己一直呵護著保護的女子死去的,于是點頭道“好。”

藍櫻滿意一笑,“走吧我們去旁處談,張姑娘明日一早會醒來的。”

張成知道張欣暫時不會有什么危險,深深地看了眼張欣隨后與藍櫻一起走了出去。

閻羲坐在石桌前的椅子上喝著茶,以他的耳力自然是將屋中的一切都聽的很清楚,所以藍櫻才剛剛將門打開閻羲便抬眼看了過去,藍櫻走到閻羲身邊,“我們走吧。”

“嗯。”

張成帶著藍櫻二人來到了自己的院落,侍女上了茶后便被張成打發下去,并交代不予許任何人接近院子,還交代心腹去站崗,這才對著藍櫻道“姑娘想知道什么請問吧。”

藍櫻將茶杯放在石桌上,一不拐彎抹角,單刀直入的道“張欣不是你們張家的骨血對吧。”雖然是問句,但是話中的肯定說明藍櫻確定張欣不是張家主的親生女兒。

張成震驚的看著藍櫻,而藍櫻不用他回答,從他的神情中便可看出確實如此。

不等張成回答藍櫻又道“你喜歡張欣。”這也是肯定句。

張成此時覺得就算是自己不回答,藍櫻也知道答案,而確實,藍櫻不用他回到便知道他心中所想,于是又問“張家主為何對不是自己親生的女兒這么好?”

這藍櫻就真的不知道了,所以還需要張成為她解惑,當然,這個問題也只是好奇而已,她得知前兩個答案其實就是她的目的,確定了也就沒什么好問的了,可是突然就想起了那日幾人聚餐時的談話,于是好奇心促使下,藍櫻便問出了口。

張成沒有說話,不多時才道“欣兒確實不是父親親生骨肉,她是父親好友的孩子,而當年欣兒的父親與我父親一起歷練,遇到了一只魔獸二人合力也未能夠制服,最后欣兒的父親替我父親擋下了致命的一擊,最后只拜托我父親能夠照顧他妻子與女兒。”

張成頓了下繼續道“當我父親來到好友家時,發現那里已經血流成河,而好友的妻子已經倒在了血泊中,父親上前查探,女子此時還有一絲氣息,見是父親一人回來身邊的夫婿卻不見人影,心下也知道了估計是回不來了,最后臨死前拜托我父親照顧欣兒,我父親自然是不會拒絕的,最后在角落里找到欣兒,然后便將年幼的她帶了回來,那時的欣兒才剛剛三歲,而張家因為要隱瞞欣兒的身世,還換了一批人,而我母親也很疼愛欣兒,畢竟沒有欣兒的父親為我父親當下那一擊,也就沒有我們張家的現在,而我母親在生下冉兒后的第二年便去世了,而我也是在十歲那年才知道了欣兒不是自己的親妹妹,只是,藍姑娘,我很疑惑,你是怎么知道的?”

“張公子,沒有不透風的墻,當然,我也是無意間聽別人提起的,所以,你們自以為掩蓋的很好,可是,殊不知,這已經不是什么秘密了,只因為有些人礙于你們張家的在帝城的地位所以沒有張揚出去,因為只要傳出去,必定是背景雄厚的世家做的,不然,你們查到的話,豈會繞了那人,所以直到現在外人知道的也少之又少,可是,不代表那些不說的就不知道,而你我很好奇,你們隱瞞張欣的身世,剛剛又說你父親感到好友家時,那里已經血流成河,看來你父親這好友是得罪了什么人,所以才會被滅門,你們如今又要隱瞞張姑娘的身世,看來,你們是不知道滅門之人是誰了,不然也不會一直不出手,所以,你們還是小心為妙,對方在暗處,外人都知道張姑娘不是張家的骨血,更何況是在暗處的敵人,早找出來,你們也能安心的過日子。”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