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

說對不起就完了?

關月寧暗暗磨牙,躥起來摟住脖子狠狠地在男人剪頭咬上一口,恨不得隔著衣物都給他咬下一塊肉來!

小妮子的狠勁兒周元熹也不是第一次領略了,忍著肩膀上的疼痛,由著她咬,眉毛都沒有皺一下……

然而,只有當事人知道她是在咬他,在旁人的角度看來,兩個人就像緊緊抱在一起親熱一般。

“咳!這成何體統!我老人家在這里呢,你們兩個就這樣卿卿我我,這合適嗎?!”周帝從角落的書架后走出來現了身,一臉君王那居高臨下的嫌棄。

剛剛他老人家還以為是惡人找來,所以趕緊躲藏了起來。

聽到周帝那老家伙的聲音,關月寧終于松了口,放過來了自家男人的肉,偏頭睨向老周帝,道:“知道不合適,你還不繼續回避,跑出來干什么?”

周帝被噎,氣惱地拉著臉道:“你這臭丫頭!這密室就這么點地方,你要我老人家去哪里回避?”

關月寧又白了老周帝一眼,道:“沒地方回避,那就轉過頭,非禮勿視總會吧?”

周帝哪里受過這個窩囊氣,氣得有些手抖,“你……”

關月寧可沒有閑心再搭理周帝那老頭子,回過臉來瞪著周元熹,拽起他的衣襟,小母老虎似得,沒好氣道:“你,跟我出來算總賬!”

周元熹:“……”

沒得選擇,周元熹無奈地被小妮子拖拽了出去……

密室之中,只剩老周帝一人在吹胡子瞪眼,老人家憋著一口惡氣沒撒出來!

罷了罷了,看在小兩口久別重逢的份上,先讓他們倆說說話,回頭他老人家再找那大不敬的小丫頭算賬!

等等,不對啊!

元熹不是說那小丫頭是丹陽國的小皇帝嗎?據傳,她不是已經駕崩了嗎?怎么會又出現在這里?

這當中有蹊蹺啊!老周帝捋了捋自己那久未修剪的胡須,陷入自己的猜測思索……

另一邊,關月寧把周元熹拽到了密室之外的甬道里,沉著臉質問他,“說,躲在這里多久了?”

周元熹深沉而溫柔目光落在她不悅的小臉兒上,悠悠地道:“約摸一個多月。”

聽到答案,關月寧眉心蹙緊了一些,又道:“既然你已經從丞相府逃了出來,這破地方也沒有什么可留戀得了,為何不去丹陽找我?”

看著小妮子那一副興師問罪的小模樣,周元熹抬起粗糲的大手輕輕刮了刮她始終繃著的小臉兒,道:“一開始聽了丹陽那邊傳來的消息,以為你不在了,后來經推測確認你還活著,便更不能去找你。”

關月寧不高興的拍開他的臭手,質問道:“知道我還活著,為何不能去找我?”

周元熹道:“當今皇帝周元澈不會放過我,一直在京四處排查我的下落,若讓他查出我的動向,一定會找派人殺去丹陽,甚至引戰都有可能,所以,我不能連累你與丹陽百姓。”

關月寧還是黑著臉,他的答案雖然有理有據,卻不能平復她心中的不爽和委屈……

周元熹完全能感受到她心中的怨氣,抬起大手糊了糊她執拗的小腦袋,幽幽道:“推測到你還活著,但并沒有確切的消息可以證明,心中一直懸著,如今看到你好好的出現在我面前,終于可放心了。

關月寧拍開頭頂的臭手,沒好氣道:“你這個王八蛋倒是放心了,知不知道這段時間我有多擔心你?”

“西門羽佃!周元熹!我不管你到底算是哪個身份證你什么時候能讓我放心?能讓我過得踏實一點?”

“如果你從一開始就沒有要與我同甘,也要共苦的心,那時候就不應該來招惹我!”

“總是這樣,一遇到事情就把我撇開,自以為是在保護我,其實呢?全天下最折磨我的人就是你!”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