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安瀾知道他肯定是誤會他們兩個的關系了,剛想問解釋,就聽見柳肖繼續說道,“可是她已經道歉了。如果再不依不饒的話那可就是你們的不對了!”

“怎么,犯錯了不讓說,那就不要開店啊!在家里坐著肯定沒有人說!”

男人覺得自己很委屈,咄咄逼人,不打算原諒沈安瀾似的?

“那好,你想要怎么樣?”柳肖但是想要聽一聽怎么做才能讓這個男人鼻子。

“想做什么?眼錢,你給么?”男人其實就是隨口一說,想著他肯定不會給自己錢。

但是下一秒就看到柳肖拿出自己的錢包,里面放著一沓子現金和好幾張銀行卡,這讓男人直接直了眼,視線都沒有離開他的錢包。

柳肖隨便拿了一沓錢,連數都沒數就要遞給他。

過敏的男人趕忙想要把錢接過去,嘴角都裂開了,一副見錢眼開的樣子。

“哎,你數數,我回去把錢還給你!”就在男人接錢的時候,沈安瀾攔住了柳肖。

她并不是不想陪錢,只是要讓柳肖把錢數清楚,這樣才可以等到回去之后再把錢還給他。

可是柳肖卻像是沒有聽到似的,還是將那一沓錢塞到了男人的手中。

“好了,賠償已經給你了,從現在開始,你就給我把嘴閉上,要是還敢這么亂說,那可就沒有這么簡單了!”

看著手中的錢,男人開心的辨別就是真假。

確定了每一張都是真錢,他連忙把錢放進自己的口袋里,然后陪笑的說道,“嗨,你說的是哪里的話呀,我相信這位小姐肯定也不是故意的,不怪我,自己沒有說清楚,所以才會這樣的!”

看著男人現在笑得一臉諂媚的模樣,柳肖內心感到唾棄。

沒有再理會男人,他便半摟著沈安瀾去一旁排隊了。

看見是柳肖他們兩個過來了,醫生便沒讓他們兩個繼續等,而是給他們開了后門。

“來來來,我先給咱們村里的人看,你們兩個怎么了?是誰不舒服啊?”

看在眼前郎才女貌的一男一女,他們都已經打他們默認成夫妻兩個人。

“哥,是她,她的手剛剛被燙傷了一下子,需要上點藥!”

說著,他便拿起了沈安瀾的手讓醫生看。

看到她的手紅腫一片,上面起了小泡,醫生臉上的笑容便消失了。

“怎么燙的這么嚴重?”他拿著棉簽輕輕的動了一下。

可是疼痛感卻十分強烈。沈安瀾下意識將手縮回。

“是不是特別痛?”看她小臉緊緊皺在一起,他連忙噓寒問暖。

只不過故作堅強的沈安瀾搖了搖頭,“沒事,還能忍受。”

“等一下,我去給你拿點藥抹在傷口上!”仔細的觀察了一下她的傷口,醫生便走進了他的取藥室。

好一會兒他才回來,只不過回來的時候手上還多了一個小碗兒,明明放著黑黑的藥泥。

這分明就是醫生自己剛剛配置好的,還帶有刺鼻的中藥味兒。

醫生半蹲在沈安瀾的面前準備給她上藥。

只不過在上手之前,他還特意的提醒了一下,“一會兒可能有點疼,你忍受一下!”

“好的!”沈安瀾其實現在都已經疼的不行了,傷口像針扎一樣,讓她難以忍受。

只是醫生的剛剛用藥碰了一下她的手,她就感受到了強烈的灼熱感,比剛剛燙傷的時候還要疼。

她悶哼了一聲,再一次我自覺地將手收回,

“是不是感覺有些燙?這個藥就是這樣的,摸上去會有燙手的感覺,但是對于皮膚的恢復最好了,完了這個藥你的手就不會留疤了!”

沈安瀾看著醫生碗中的藥,內心十分抗拒。

她其實一般情況下還算是不怕疼的,可是這次實在是太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