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公室內一派寂靜,寧疏的話很清晰的就傳進了顧裴沉的耳中。

他筆下稍停,撇頭看了寧疏一眼,像是在認真思考似的,涼聲道:“你想問什么?”

寧疏笑,繼而抬腳走過去,細長白皙的手臂撐在了他黑色的書桌之上,“沒什么,只是忽然想到,所以隨便問問。” 

顧裴沉垂眸,鴉羽細睫落了半邊陰影在挺翹的鼻梁上,宛如黎明的白玫瑰,透著幾分涼寒和澄潤。

“不值一提。”

“噗。” 

寧疏忍不住笑出聲來,聲調愉悅至極。

江家好歹在云城也是名門大戶,但是沒想到這樣的人家,在顧裴沉眼里,竟然也只配得上這四個字。

不過也是,顧裴沉天生矜貴,能讓他看得上眼的,還真是不多。

“好笑?”顧裴沉將筆丟在一旁,半抬了頭看她。

眼眸亮晶晶的,像是閃爍著微光的黑曜石,注視著誰的時候,能散出令人心悸的鋒芒。

寧疏稍稍避開他的注視,搖了搖頭,道:“若當真不值一提的話,我倒是對他們有點小想法。”

顧裴沉不語,靜靜的等著她的下半句。

寧疏換了個姿勢,兩條長腿交疊著,半邊身子倚著書桌,閑閑道:“托人查過了,江家三位公子,除了大公子江鶴鳴是個人物外,剩下那倆,卻是不值一提。”

江鶴鳴在云城算得上是個赫赫有名的人物,只是聽說他性格內斂陰鷙,還是個睚眥必報的主兒。

反觀二公子,倒是灑脫爽朗的很,這人私生活極為開放,云城多半的名媛,手里都被塞過他的聯系方式。

至于這位三公子……

寧疏稍稍瞇了瞇眼,如若不是查到這小孩兒在訓練營里不太安生,她也不會深夜給岑明潤打電話,來確認這消息是否屬實了。

既然現在顧裴沉說了這話,她倒也可以放開手腳,好好的搞一搞事情了。

顧裴沉盯著寧疏瞧了幾眼,黑眸之中平靜如水,他重新拿起筆,想了一番后,緩然道:“想做便去做,顧家在云城,可從未怕過誰。”

寧疏頓時笑起來,眼眸彎的如月牙,皎潔瑩瑩下,她又生出點別樣的心思來。

空氣之中,忽的飄起一股甜味,像是誰的心事被撞破了似的,淌出滾燙的氣息來。

“三爺……”她輕聲叫顧裴沉,語調溫柔而又誘惑。 

顧裴沉一挑眉,下意識的看寧疏,卻只覺這小朋友今天的表情,格外的詭異。

“做什么?”

寧疏卻只管盯著他看,唇角漾著清明溫和的笑容。

氣氛瞬時變的詭異了幾分。

須臾,寧疏便緩緩的開了口,眼中似乎藏著十萬星河,能照亮兩人那晦暗不明的前路,“沒什么,就是忽然覺得當初的選擇,可真是明智的很。”

……

溫沅下飛機時,撲面而來的就是云城略帶潮潤的氣息。

京城靠北,秋日也向來是干燥明媚的,不像云城,連空氣中都繾綣著幾分濕意,像是老舊房檐下攀爬而過的綠植,透著幾分陰涼。

他戴了副墨鏡,手邊還放著兩個行李箱,面無表情的盯著四周來往的人群,想要從其中找到一個略微熟悉的。

但無一不讓他失望。

蹙了蹙眉,溫沅拿起手機,剛準備確定住處的具體方位,背后便傳來了一道清麗的呼喚聲。

“溫沅。”

在人來人往嘈雜的機場內,這聲呼喚聽得不大真切,可對溫沅來說,卻像是有著能穿風攜雨的能力,直直的就落在了他的耳中。

回身,不遠處正站著個身材窈窕纖細的女人。

白裙似雪,黑發如墨,黑白分明間,是一張顛倒眾生的臉。

溫沅心一動,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