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中午。

喬星辰接到江澈的電話的時候,聽著他支支吾吾的聲音,第一反應就是岳悅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

她慌張的問,“是悅悅出事了嗎?江澈你趕緊說啊!”

“不……不是悅悅……”

“那是什么?是江伯母還有江伯父?”

電話對面的江澈沉默了一會兒,然后說,“星辰,我就在你們雜志社樓下,你下來,我們找個地方說吧。”

喬星辰怔了怔,然后心底就變得更焦急了。

剛好也差不多到了下班的時間,她連忙下了樓。

公路旁邊,一輛豪車的車窗緩緩的落了下來,露出了江澈有些暗淡的臉。

喬星辰連忙走了過去,走近了,才發現江澈眼眶發黑,眼底帶著血絲,唇也是不正常的白。

“你是怎么了?”

江澈勉強笑了笑,“昨晚沒睡。”

“那你還開車來,你快下來,等會喊個代駕。”

“縣找個能吃飯說話的地方吧。”

“去街角。”

喬星辰指了指前方不遠處。

江澈下了車,步伐有些虛浮,在上臺階的時候竟然踉蹌了下,差點跌倒。

喬星辰本能的扶了他一下,然后就松開了。

江澈輕聲說了句謝謝。

五分鐘后,到了餐廳,中午的時候人多,已經沒了包廂,只能隨便找了個桌子坐了下來。

周圍不乏喬星辰的同事,還有和她在同一棟寫字樓的員工。

看著她對面憔悴卻英俊的男人,并不是宋祁戈,便頭投來好奇的視線,竊竊私語。

可是喬星辰這會兒顧不了這么多,看著江澈的唇蒼白又干澀,趕緊給他倒了一杯水。

“你先喝水。”

她雖然心底焦急,可是江澈現在的狀態,她也不能再火急火燎的催他,只能用焦急的目光看著他。

江澈連拿杯子的手抖微微晃了下,而且伸手的時候,喬星辰這才發現,他穿的是長袖。

蘊城十月,雖然已經入秋,可是并不秋高氣爽,反而帶著夏天留下的悶熱。

江澈的額頭上已經冒了薄汗,可是他卻仿佛渾然不知似的,默默的喝了兩口茶水。

這副失魂落魄的模樣,讓喬星辰心底更慌了,她深吸一口氣,先穩住他,“這里的牛肉飯很好吃,我剛才點了兩碗……你熱的話,把外套脫了?”

“哦,好。”

江澈放下了茶杯,機械的脫自己的外套,可是脫到一半,忽然反應過來,又臉色難看的把外套穿上了。

但是喬星辰卻已經看到了,他的胳膊上好幾道抓痕,有些觸目驚心。

她睜大了眼睛,再也忍不住了,“江澈,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江澈復雜的看著她,苦笑,“你是說……我胳膊上的這些……被誰抓的嗎?”

“誰?”

“我媽。”

喬星辰錯愕。

江澈又說,“昨晚,我和我媽看到了我爸在外面的那個女人,我為了攔住我媽,被她抓的。”

這樣……

喬星辰臉色也變得復雜了起來,并不打算對別人的家事過多的說什么。

可是江澈疲倦的目光卻看向她,竟然有些黑壓壓的,問:

“你知道,我爸外面的人是誰嗎?”

“這……我哪會知道……”喬星辰臉上露出為難,她是真的不知道,也沒打算知道……

可是江澈卻壓低聲音,嗓音沙啞的不像話,說道:

“是時涵。”

喬星辰以為自己聽錯了,發出疑問,“是誰?”

江澈看著她不可置信的眼眸,認真的說道:

“你和悅悅大學的室友,時涵。”

“……”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