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寧珞沒有這段時日靈水的溫養,將她的身體調養好了許多,再加上孟天則教了她呼吸吐納之法,讓她可以在精神高度緊張之時,進行自我調節。像今日這般高強度,高難度,精神高度集中的胳膊上細細的經脈縫合起來她是不可能做到的。

關鍵是在沒有任何幫手的情況之下,要不是寧珞硬是咬著牙硬挺下來,估計于浩的胳膊這輩子也別想接上了。

想到接那經脈之時,那汩汩的鮮血不斷流出來,將她的手打濕,將她縫制的細線都變成個紅色,寧珞都不知道多少次,忍著被鮮血的腥味熏得暈過去,堅持將這次的縫合手術完成。

經脈接上之后,再要將斷口處的皮膚進行縫合,好在縫制這個和縫衣服差不多,只不過是在人的皮膚上而已。看著那皮膚一點點的被縫合起來,寧珞的心里竟然還涌出那么一丟丟的成就感。如果這次于浩的胳膊能成功接上,說不定她就是這個世界,第一個大膽的實施外科手術的人了。

至于于浩的胳膊有沒有被自己接歪掉,還有麻藥過后,他能不能順利的挺過那股疼痛,就這么熬過來,也要看他個人的造化了。

傷口縫合完,必須要給受傷的胳膊上夾板,綁繃帶防止胳膊錯位或者因為移動的問題觸碰到傷口。

上完夾板后,寧珞的額頭已經爬滿了細汗,她都顧不上擦拭,很是滿意的在欣賞自己的作品。只見于浩這會還睡著,他睡著了的樣子,倒像個大男孩,很是無辜的樣子,模樣還挺好看的。

沒想到寧珞正在欣賞于浩的睡姿時,正被某人抓了包。

“咳咳,我是不是打攪到你了?”孟天則實在是看不下去,見寧珞花癡一般的盯著自己的手下看,難道他沒有于浩好看?他成熟穩重,顏值很精打,那里是于浩這個毛頭小伙子可以比的。

“大,大人?你怎么回來了?”寧珞吃了個驚,也不知為何,說完這句話,看向眼前那張臉時,她很不爭氣的兀自臉紅了。感覺到自己臉上的熱度,寧珞有些發窘。這還真是做賊心虛啊,只是她心虛啥啊,又沒有上下其手,不過是看看自己的病人而已。

“我聽說于浩受傷了,特意過來看看, 不曾想......”某人說完,故意將臉湊到寧珞耳際,害得他倆差點撞上。

寧珞被他嚇了一跳,不由看著他問道:“大人,你是哪里不舒服嗎,還是眼睛不舒服?”因為看到他一直朝自己看著,那眼睛睜得,本來眼睛就好看,這樣直不楞登的看著你。真的讓人心里有些發麻。

依據以往的經驗,他剛剛回來,不該是坐在那里,手捧一杯清茶,一邊喝茶,一邊和自己說話么。為何寧珞覺得他今日打開的方式不大對勁。

“最近發現我好像長得更好看了些。你沒覺得嗎?”

噗!這大人不按常理出牌啊,寧珞很像笑,但看他面色嚴肅的樣子,覺得自己此刻不能笑。便是順著她的話說,“咱大人這顏值,你說第一,沒人敢說第二。”

只見孟天則又點了點頭,若有所思道:“那比他也好看些?”

額,這人果然是在給自己挖坑啊,她不就是剛才多看了于浩兩眼嗎,至于現在這樣擠兌自己么。

“那, 那是。”

“大人你坐,這里有些亂。”

寧珞立刻收拾著眼前那些爛七八糟的染血布頭,針線,刀剪之類的。看到地上那歪七扭八的三個,這三個暈倒現在還沒好,她親自上戰場的人,都沒有暈呢。

“你稍等哈,他們馬上就醒,剛才出了點意外。”說話見,便見寧珞到外間用葫蘆瓢舀了些水,又從藥婁開撿了兩片薄荷葉扔水里。片刻那水便帶著幾分薄荷的清涼香氣,便是落在了三人臉上。

不得不說,寧珞這個法子真管用,那薄荷葉水剛落到他們臉上不到一會的功夫,三人立刻蘇醒了。

他們看到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3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