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擊碎了頭顱的饕餮蠕動著自己的嘴巴繼續吸食著自己周邊的血肉。

女子憤怒的一腳踩在饕餮的嘴巴上惡毒都說道:“既然你那么喜歡吃,那我就成全你讓你此生此世,永生永世,不死不飽饑餓難耐。”

女子說完拿起饕餮那個滿是窟窿的胃捏在手中直至消失殆盡。

饕餮痛苦的哀嚎著,饑餓讓他十分難受,它動用著自己的大口努力的吸食著身邊所可以吸食的一切食物。

女子看著已經成為廢墟的浮生源得意的揚了揚眉。

“顏棲,我看你現在還怎么和我斗。”

————*————*————*

浮生源內,許暢想的三生幻夢中。

白澤化為原型盤踞在空中。

地上的潮水退去,浮尸們因為靈力聚集于此久久無法散去所以幻化成了怨靈在空間內到處游蕩。

感受著死氣沉沉的氣息顏棲心頭一動。

她在心里思忖著到底是哪一環出了問題。

怎么會突然引來此等浩劫……

已經回到許暢想體內的許暢想的元魂動了一下。

顏棲趕忙封印住以避免空間再次坍塌。

“這可如何是好呀?”顏棲自問道。

這時,躺在尸體上的曲悠然睜開了沉沉的眼眸。

她昏昏沉沉的爬起來,手時寒冰被什么給抓著。

定眼一看她才發現原來是一雙手。

曲悠然差點被嚇得溘然長逝。

白來好幾的尸體像是退潮后被沖到海邊的死魚一排排的躺的到處都是。

她的腦海中地一個反應就是崔燦炳。

她剛站起來就被那個把她抓的死死的都給拽倒在尸體上。

那些尸體一個個都被水泡的浮腫浮腫的,臉上血色全無白的跟鬼一樣甚是駭人。

曲悠然倒吸了一口涼氣然后連滾帶爬的把自己挪到一邊的一小片土地上,內心也是久久不能平復。

休息了一會兒曲悠然坐起來順著那只抓著自己的手往下翻尸體。

推開兩三個人之后一張熟悉的臉出現在她面前。

雖然同樣被水泡的不成人形但是曲悠然還是一眼就認出了那人。

“陳言!”

曲悠然不可思議的捂著自己的嘴巴。

她沒有想到在她九死一生的時候拉著她不放手的人居然是陳言!

曲悠然只感覺自己的腦袋嗡嗡作響一片空白。

倒在另一邊的崔燦炳也蘇醒過來。

溫暖的陽光炙烤著她濕透了的衣裳有種像是被拿來蒸的春卷。

崔燦炳爬起來,感覺自己的腰間似乎被什么東西匝住。

她一個側身就發現許暢想那張慘白的臉,心跳也不由的加快。

她捻了捻手然后放在許暢想的鼻翼間試探。

均勻的呼吸氣體從鼻子下面傳來。

崔燦炳松了一口氣,心中也有些動容。

正在出神時不遠處得哭喊聲引起了崔燦炳的的注意,她輕手輕腳的把許暢想的雙手從自己腰間解開然后站起來向不遠處的蹲著的人影走去。

聲音正是從她那里傳來的。

走到人兒身后崔燦炳蹲下來拍著曲悠然的肩膀。

“生死不究,節哀吧。”

看著地上躺這的男子,盡管被水泡的失了真,但是從他淡淡的眉眼間還是可以看出幾分俊秀。

崔燦炳知道這個可能就是曲悠然心里那個又愛又恨的隔壁鄰居了。

“燦燦!”

曲悠然悲悖地撲到崔燦炳的懷里痛苦了起來。

“燦燦還活著……還活著……可是他沒了,沒了……”

曲悠然回憶著自己在昏暗中刨尸體的時候那個一直在拼命護她周全的人。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