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這樣嗎?”安小語聽著影格特的匯報,其實并沒有在意。

鬼影的屬性,應該和血鬼之類的東西是差不多的,雖然異常,但是肯定不會超過法則的范疇。只要在天道范圍之內,天道內的生靈總能夠找到辦法解決,而且安小語只要證明血案和自己以及巖埡無關就足夠了。

“行了,就這樣吧。”安小語說道:“剩下的就是花官城自己的事情了,如果它們解決不了在極的麻煩,那也不能怪我們。”

影格特點了點頭,離開了安小語的房間。

解決了血案的問題,安小語輕輕出了一口氣,躺在床上睡著了。第二天早上起來,和巖埡玩鬧了一會兒之后,旅館照例將早餐送到了門前。安小語接過托盤,卻沒想到侍者居然說到:“大人,它們又來了。”

“又來了?”安小語挑了一下眉毛:“血案的元兇不是已經找到了嗎?”

“這……”侍者為難地看了一眼安小語,它們這種職業的,在店里是不能閑言碎語的,萬一說錯了什么惹了顧客生氣,那就是吃不了兜著走。安小語也沒有為難它,擺擺手讓它離開了。

打開了生命法則力場,原本被隔離在外面的聲音馬上就從窗口傳進來。安小語聽了一會兒,大概就是什么厄運之類的,就算是血案的元兇被找到了,而且它們也都是親眼所見,可是對于人類的仇恨依然還是高漲的。

現在它們針對巖埡的原因,已經不是血案了。

安小語很清楚,這些家伙是因為前些天安小語對巖埡的庇護,讓它們感到了不滿,覺得安小語已經背叛了異族。再加上四大族和城守軍對它們的阻攔,讓這些異族感覺到在自己的地盤上,自己的守護者,居然在幫助外來種族,甚至是簡介幫助人類,這讓它們很難接受。

所以它們堅持著,一定是巖埡帶來的 厄運,現在城守軍不能解決鬼影,就是因為巖埡還沒有死。它們說,如果處死了城里所有的人類,鬼影自己就會消失不見,它們和花官城也就不會再受到任何威脅。

安小語聽到這種論調,都氣笑了。

城守軍的狗頭人果然找到了安小語的房間,還沒等它們說什么,安小語先開口說道:“你們要搞清楚,我隨時都可以離開這里,如果我選擇離開,花官城攔不住我,但是我依然還是選擇幫助你們找到了鬼影。因為你們的連續無能,我已經受到了很多次的騷擾和侮辱,現在這是你們的城市,你們的問題你們自己可以解決,但是如果我的問題你們不能自己解決,那么就別怪我來出手了,去告訴四大族,我還能再忍最后一天。”

受封節的慶典,在四天之后,安小語卻只給了它們一天的時間。狗頭人毫不懷疑,如果一天之內他們不能解決鬼影,安小語出手的時候,整個花官城都會鬧出大亂子。

如果安小語出手,引起的就是大部分花官城居民的憤怒,到時候出手的異族會很多,安小語以一當萬,在花官城打一場,到時候別說受封節了,整個城市到底能不能完好無損都說不定。

四大族得到了匯報之后,千思萬想,終究還是沒有辦法。一天的時間,想要找到抹殺鬼影的手段簡直就是癡心妄想,甚至它們最開始的計劃只是將結界和鬼影轉移到另外的地方去,然后慢慢地找辦法解決。

現在看來,事情已經不能等了。

“馬上去仙靈花海請仙子們幫忙!今天務必要請到,帶上寶庫里面的寶物,我們已經搜集了這么久,為的就是今天這樣的時候!”

花官城的異族去往了仙靈花海,安小語依然在旅館中沒有出來。外面的異族開始全城搜索人類,但是聽到風聲的人類早就跑光了,它們只能依然將仇恨轉移到巖埡的身上。

旅館的外面聚集了一大群的異族,想要等著巖埡和安小語出來,但是一直等了一整天的晚上,它們都沒有等到,結果卻等到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4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