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東堂西側門溜出來的瑞草,乃是因為終于發現了小貴公公,便尾隨追了出來。

這個宮市白望小貴公公,瑞草等人已經尋找了整整兩日,總是有他的消息存在,但就是一直未見到其人。

之前,內侍省內常侍光勉向瑞草等人描述了小貴公公的長相,是個十五六歲,白白凈凈,個頭不高的模樣。

關鍵是,小貴公公臉上有個明顯標示,在他的下巴上面,有塊兒青色胎記,很小,顏色也很淡,不太明顯,但是視力超群卓越的瑞草,一眼就在穿梭的宮人當中發現了他。

小貴公公是隨著一群宮人從西側門進來送酒,然后躬身又從西側門退了出去,瑞草見了,急忙跟上。

只是,出了門之后瑞草才發現,小貴公公腳程很快,似乎十分焦急的往什么地方趕去,始終在瑞草的前方,但是瑞草就是無論如何也追趕不上,仿若愛麗絲夢游仙境里面懷揣懷表的兔子一般。

小貴公公出了太極殿東堂,就繞到后面,一直向北前行。

太極殿后面再往北,乃是豎立著銅鳳的昭陽殿。

天色已黑,瑞草緊緊跟在小貴公公身后,根本不知道自己來到了何處,眼見小貴公公筆直向前,她也急忙追了過去。

遠處一片燈火通明,眼前卻是昏暗一片,隱約能夠看到東西兩側閣內有殿,廊閣相連,哀草萋萋,流水潺潺,只聞蛙鳴蟋叫之聲,卻不見人影,一片荒涼日月長的景象。

這個小貴公公為什么大半夜的要來這里,難不成是在太極殿東堂伺候累了,所以來這里偷懶?

但不論如何,今日一定要將小貴公公逮住,瑞草是真的不想再聽二皇子公鴨子一般叫喊著讓他們快些找回花瓶了。

追隨小貴公公腳步的瑞草,走進了正前方的大殿,舉目眺望。

大殿十分壯麗,格局嚴禁,彰顯著絕對皇權的尊嚴。

站立于殿中,會令人感到宏偉帶來的壓迫感。若是長久居住在這里,自然而然會生出一種氣勢和威嚴。

瑞草望著殿內,并未看到小貴公公的身影,她不由從懷中摸出火折子,吹亮后,朝內探索。

巍峨大殿十分寬闊,懷抱粗的梁柱,像是齊天大圣的金箍棒,頂天立地的支在兩側,撐起這片瓊樓玉宇。

寬闊又寂靜,再加上漆黑,令宮殿顯得陰氣森森,像是一只酣睡的史前巨獸,若是不小心驚醒它,會被立馬吞進肚內。

瑞草謹慎的向前摸索,眼看著即將走到通往內室的門口,忽見前方地面上,好似趴著一個黑影,立刻彎腰,從靴子中出抽出匕首。

仿若貓兒一般弓著腰的瑞草,握著匕首,踏著輕緩腳步,向前緩緩警戒移動。很快就看清前方地面上的黑影,乃是躺著一個人。

看穿著,與方才進來的小貴公公十分相似,瑞草立刻向前快走幾步。

地上躺著的人正是小貴公公,在他的胸口處,插著一把匕首。

瑞草走近蹲下,伸出雙指,按壓在小貴公公的頸動脈上。

能夠感覺到極其微弱的脈搏,小貴公公還活著,瑞草正要伸手將其扶起時,小貴公公忽然劇烈的咳嗽起來,然后猛地噴出一口血。

“是,是,是......”

小貴公公吐出了三個“是”字兒,也沒能說出是被誰所刺,便兩眼一翻,兩腿一蹬。

瑞草急忙將小貴公公頭部扶起,將耳朵貼近,問他到底是誰干的?

但是小貴公公已經去閻王爺那里報道,再也不能吐出一個字兒。

瑞草只好將小貴公公開始走向僵直的身體放平,低頭將火折子湊近其胸口,仔細觀察那柄插在小貴公公胸口處的匕首。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