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現代的時間越長,顧冷越是緊張。

不知道這日子是怎么算的,也不知道會不會有時差。萬一她回來過一天,大梁已經一年了怎么辦?

她在現代過兩個月、三個月……

沉浸于人海之中,做一個最普通的人,但靈魂就猶如浮萍一樣,無根漂泊,與這世界格格不入。

沒有品嘗過有人對自己好的滋味之前,一個人沒什么不好的,瀟灑無拘無束。

但如今……

被閻璟棠寵壞了的人,又怎么能忍受這種無邊的孤寂?

她格外懷念在北疆的日子,哪怕是在戰爭中,哪怕數次奄奄一息。

別說想念閻璟棠了,還有謝池春葛良俊。就算是竇源、還有一群一起吃過飯、喝過酒的同袍,她騎兵八營手底下帶的那群人,甚至想到了云舒……

不知道他們犧牲了多少?

不知道她還能不能回去?

不知道回去以后,她還能不能見到那些面孔?

當然,顧冷也沒有想過去死一死,好試試看自己能不能回去。

開玩笑,萬一死了回不去,不白死了?

而且,穿越這種事本來就離奇,怕是什么次元空間、平行世界、蟲洞的東西在作祟?

不清楚,這不是她所了解的領域。

于是,顧冷接下來的日子,就一直在想盡辦法去了解這方面的事。

沒事,反正她有錢,有的是錢!

大梁王朝。

成婚過后,閻璟棠帶著顧冷繼續上路回皇都。

馬車走得慢,加上大軍帶著步行軍。這一路搖搖晃晃回到皇都,已經是夏天了。

而顧小將軍女扮男裝當兵,忠君愛民,為統一大梁立下的戰績,也傳遍了整個大梁。

但凡隨便挑一家茶館酒肆,一進去,都能聽到說書先生驚堂木一拍:

“上回說到,顧小將軍被北金太子宮旻擒獲……”

諸如此類。

百姓對顧小將軍的事是耳熟能詳,甚至幾歲的孩童辦家家酒的時候,都會爭先恐后地說:“今天我要扮演顧冷顧小將軍!”

“你是個男孩子,你扮演個鬼!我是女孩子,才可以女扮男裝!”

“那我就扮演大元帥!”

云云。

當北伐大軍終于班師回朝的時候,一切已成定局,全天下百姓都知道,烈王娶了顧小將軍,帶昏迷不醒的顧冷回到了皇都。

進入皇都后,得來百姓如何列隊迎接不談,閻璟棠回了烈王府,安頓好了他的新婚小妻子,給她擦洗身子、喂了一頓流食之后,自己才沐浴更衣、整理儀容,進宮面圣。

論功行賞的文書早就送到了御書房,圣旨也都早就擬好了,但皇帝是一萬個沒想到,閻璟棠竟然比預期的時間拖延了一個月才回到皇都來!

閻璟棠進了御書房之后,面無表情地撩開裙擺跪下:“兒臣叩見父皇,征戰八年、幸不辱命,凱旋而歸!”

本來,收復了北境,疆土版圖擴大,梁帝是喜氣洋洋的。

自己的兒子有出息,任何一個當父親的都開心,哪怕他有很多兒子,并不可能對每一個都好,他也會欣喜萬分。

可看著眼前的親兒子,他是一點兒也高興不起來,恨不能拎起一旁的硯臺,朝閻璟棠腦門上砸過去!

太子閻湛頗感頭疼,看著梁帝極力隱忍的樣子,輕聲提醒:“父皇,璟棠可是北伐大功臣。”

梁帝氣息一窒。

能說不是嗎?

他冷哼,道:“是,他烈王是大功臣,那顧冷更是大功臣!如今啊,家喻戶曉的顧小將軍,在百姓心目中的地位,簡直比他北疆戰神還要高!就連三歲孩童都想當顧小將軍!”

他就只差說:比朕還要高!

但萬萬沒想到的是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