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我會對你負責。”

南宮墨白輕輕嘆氣,盡管不喜歡她,的確是自己犯錯在先,他不是那種不負責的人。

他真是沒想到,自己流連花叢中那么多年,沒想到最后卻是栽在一個小神經病身上,當真是讓人頭疼。

“相公,我就知道你是我的,你逃不掉的。”花未依連忙抱住他的胳膊,開心的撒嬌。

南宮墨白俊美的容顏上,并沒有什么表情。

畢竟他娶的,并不是自己愛的人。

花午邑也是一臉愁容,可現在沒有辦法,只能冷聲道,“不用挑日子了,折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

“今天?”

南宮墨白眸子瞪大。

“大叔,這會不會太快了一點,三書六禮各種儀式都并未舉行啊,不太符合規矩!”

南宮墨白雖不喜歡花未依,既然決定要娶她,自然是想要風風光光的將她迎進門,要明媒正娶的。

花午邑冷聲道,“你們現在這種情況,本就不符規矩!”

隨后,他又擺了擺手道,“成親,就按照我們那邊的習俗來,不用太過麻煩,只要你以后對依依好,對她全心全意,我便別無所求了。”

花午邑是不想太過張揚,以此暴露花未依的身份。

畢竟很快,他就會不在她身邊,他還是希望她如現在一般,每天開開心心就好。

“對啊相公,就聽阿爹的吧。我不需要什么,只要能留在你身邊,我就很開心了!”花未依滿臉燦爛的笑意,她覺得自己現在好幸福,她對于物質上面,也并沒有什么要求。

南宮墨白見二人都這般說了,他若是不答應了實在是顯得自己好像很不想娶花未依。

既然決定去做的,他就不后悔。

“好,那就按你們的來。”南宮墨白點頭應下。

花未依直接從地上跳起來抱住他的脖子,“相公你真好,馬上我們就要成親了,你開心嗎?”

“開心。”

他一點都不開心!甚至覺得有一點奔赴刑場的感覺。

哪個能想到,他的成親會這么快,還真是花午邑說的,折日不如撞日,還就在今天。

“儀式不需要,那我請幾個朋友來吧。”南宮墨白覺得沒有儀式已經很委屈花未依了,怎么說都是成親,自然要請幾個親朋好友熱鬧一下。

花午邑眉頭微蹙,淡淡道,“其實,你和依依成親的事情,目前我希望你保密。”

“保密?為什么?如此豈不是很委屈依依。”

“時機還未到,依依是我們苗疆神域繼承人,在此之前她不能出任何意外。越多人知道她,也就會越危險,你能明白嗎?”

“苗疆神域?”

南宮墨白愣怔了一下,黑眸里閃過幾分詫異,“是我知道傳聞中的那個苗疆神域嗎?”

“正是。”

“沒想到這個地方是真的存在?難怪大叔你會蠱。”南宮墨白當時還在納悶,為什么這個大叔會蠱。

在大陸上會蠱的人可不多。

“臭小子,你可算是賺到了,我女兒可是苗疆神域的繼承人,長得也漂亮。”花午邑有些驕傲的說道。

若不是南宮墨白要娶花未依,他也不會暴露自己女兒的身份。

“大叔你放心,我會明白了,我會保密的!”南宮墨白微微頷首,“那一切就按照您的意思來辦吧。”

花午邑這才露出了幾分笑意,覺得這個小子還是不錯,至少開竅。

他也并沒有非要按照他的意思來,反而是尊重和遷就著他們。

接下來,花午邑便和南宮墨白將他們苗疆神域怎么成親的,需要一些什么東西。

蘇千顏在聽南宮陌衍說南宮墨白,今天就要和花未依成親時,她也被震驚到了。

這什么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