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現如今,那樣的美好生活對小侄來說遙遙無期,您也是皇室子弟,有些話不用小侄說的太過直白,想必您也能理解幾分我的處境。”

嘉郡王,“這我……”

三皇子根本不給他推脫的機會,打斷他繼續道,“皇叔,你我叔侄,就不要拐彎抹角了,您遠在封地,這皇城里不管發生什么事,麻煩都不會找到您的頭上,想必您看待問題的時候,一定比別人更加客觀公正。”

“因此,有些話,小侄也只敢在您一個人面前說。”

嘉郡王內心狂翻白眼,你不就是逮著我好欺負嗎?

“前幾日,小侄無意中聽人提起,先帝駕崩之前,是曾留下遺詔的,而這遺詔,您見過?”

嘉郡王一臉震驚,瞪大了眼睛誠惶誠恐的道,“這……這話是誰傳的,荒謬,這根本就是無稽之談!”

三皇子看著他那夸張的神情,微微一笑,“無稽之談?可我怎么聽說,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幾乎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了。”

“皇叔當年還在咬珠城,身處漩渦中心,不可能什么都沒聽過吧?”

嘉郡王一臉完全摸不著頭腦的表情,“這我應該聽過嗎?”說完,還拍了拍自己的腦門,“哎呀我是真的不知道啊,可能年紀大了記性不好,十幾年前的事情了,我哪兒能記得住啊。”

三皇子,“是有關洛麟君吧。”

嘉郡王,“……”

三皇子看著嘉郡王瞬間僵硬的臉,笑的萬分篤定,“皇叔對這個名字很敏感,難道你知道,當年先帝為何要給他賜這個名?”

“不不我不知道,我只是一時沒反應過來你說的是誰,你看,我都說了我記性不好,都差點忘了舞郡王的大名了。”

三皇子卻完全不聽他的狡辯,“一出生,就冊封為安青侯,史無前例,可見先皇對他是不一樣的,也根本就不屑于掩飾自己心中的那份偏愛。”

“這么多年,他禍惹了一堆正事沒辦一件,卻能得到跟您一樣的待遇,毫無建樹的廢物,卻能得兩郡封地。”

“您說,同是皇室子弟,為什么他洛麟君的命,就格外的好?”

嘉郡王額角慢慢滲出汗珠,“三皇子,您說的這些,我是真的不知道啊。”

“不知道?皇叔您比小侄多活十幾年,與我的父皇,也算是一起長大的,對他,應該很是了解才對。”

嘉郡王,“不敢當,自古圣心難測,更何況我都去封地好多年了,哪里敢說了解皇上呢。”

三皇子仿佛沒聽到嘉郡王說什么,自顧自的繼續道,“你覺得,他一直包庇洛麟君,一直對他特殊照顧,一直毫無底線的寵著他,縱著他,是為什么?”

“別人若是跟他做了一樣的事情,早就人頭不保了,即使是我甚至是大皇子,也得脫下幾層皮來,可他到今天依舊好好的,依舊風光無限。”

“皇上對他種種過錯視而不見,卻積極的給他論功行賞,給他封地不算,還一意孤行在咬珠城賜他府邸,你說,這究竟是為什么?”

嘉郡王抬袖子擦了擦腦門,“這我實在是不知道啊。”

“三皇子,您就饒了我吧,我離皇城千里之遙,無詔不得返回,這皇城里里外外都與我無甚關系,您說,您要是我,您會去探究這里的事給自己找麻煩嗎?”

嘉郡王表現的迫切而又真誠,可他那副著急為難的模樣,卻叫三皇子覺得萬分礙眼。

顧思寧說過,嘉郡王此次回到咬珠城,已經有多方人馬向他求證過遺詔的事情,若此事真是毫無根據的無稽之談,顧思寧怎會在皇后面前提起!

可是,別人能來求證,他卻不行,拐彎抹角也好,單刀直入也罷,他說了這么多,嘉郡王卻只顧著敷衍他,不知道不知道,說什么都是不知道,其實,根本就是不把他洛承煜放在眼里!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