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她離開了,現場卻只剩下林颯如中了邪般,嘴里念念有詞著,心里思緒萬千,波濤洶涌,甚至下了必死的、同歸于盡的決心,

不知不覺間,甚至還將藏在袖袋里隨身攜帶的飛刀都拿了出來,緊緊攥在手心里……

而林颯的這些離奇反常的反應,那上座的董皇后卻自然不會知情的。

雖然她也密切關注著林颯的表情,但是發現林颯一時間突然漲紅了臉,一直將頭勾的低低的,嘴里小聲嘀咕著什么,

董皇后只以為林颯是害羞,小姑娘家家的逢著親事,又被眾人當眾提起,不好意思罷了。

畢竟這司徒昊一表人才不說,又是京里現在搶手的夫婿,試問在這當今大燕,哪家的妙齡女子不想嫁給他,

所以在得到永順帝的認可后,董皇后的興致便更高了,只想著快些促成這樁婚事。

只見嫣然一笑,直勾勾的看著林颯,胸有成竹道,

“若說這京城里,家世好,人兒又出挑,能和咱們靜王府門當戶對的……”

快了,快了,就要說了,就要賜婚了。

眼看著,高臺上董皇后說著說著,下一秒就要吐出鎮國將軍府這幾個字,念到自己的名字了,

林颯也更緊張了,下面一雙手不自覺的也早已隨著心情,越攥越緊了,

而那飛刀握在手心里,因著力道用的太大的緣故,連手指都割破,血都流了下來,林颯卻一絲一毫的根本沒有一點感覺,

她此刻心心念念著,只等著,一會董皇后如果膽敢念自己的名字,為他們賜婚,那她就直接不管不顧的直接出手。

反正抗旨不尊也是死,手刃渣男也是死,早晚都要一死,那就索性主動出擊好了,只要能保住祖母和婧依他們所有的親人,自己就算是死也是值了。

而林颯卻沒有想到的是,可能因著坐的離的太近的緣由,伴著林颯這一系列太過激的動作,雖然上座的董皇后等人沒看清,誤解了,但是和林颯緊挨著的王尚書夫人也是能深切感受到的,

一開始,那王尚書夫人也和董皇后她們一樣,只以為林颯這會臉紅、突然表情不對勁,是因為害羞,姑娘家家的不好意思。

不過很快,她便發現了異常,因為此刻林颯嘴里嘀嘀咕咕,一直念叨的,竟然是“殺了他”、“殺了他”這幾個字。

尤其是待那王尚書夫人無意中一低頭,見林颯手上竟莫名的流了不少的血,把衣裙都染紅了一小塊,而林颯卻一點都不自知,一副完全不知道疼痛,好像一副走火入魔的樣子。

甚至再仔細一瞅,那手還竟然是林颯自己弄傷的,因為此時她手心里竟然還緊攥著那把飛刀。

王尚書夫人當即就意識到了事情不對勁,覺出林颯嘴里那些話,應該根本不是說說而已,

估計她不僅是不滿意這場宮宴,怕對在場的某個人,甚至還起了殺意,要先除之而后快,尤其是看她這副魔魔怔怔的樣子,連自己都弄傷了,卻絲毫沒有感覺,那怕是殺起人來,更不會心慈手軟了。看著林颯的舉動,王尚書夫人默默分析著。

發現了這些,分析出原由后,那是當即驚的人王尚書夫人很是一大跳,就怕林颯其實最終是對自己不滿,要害的人是自己,當場就準備不管不顧的大呼救命……

不料,她這邊嘴剛張口,都還沒有喊出聲,

只感覺“砰”的一聲,很小的一個響動,好像有什么東西,一下擊中了她的后背處。

然后王尚書夫人就感覺伴著這下輕擊,整個人像被定在了那里一般不能動彈了,渾身也一陣陣的酥麻,完全使不上一點勁,

甚至連呼吸都有些困難,無法順暢了,更不用說開口大聲呼喊了。

她想向一旁的王采蘋求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只在喉嚨里發出“吭吭……”兩聲,貌似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