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子收完,油菜正在育苗中,地里的事兒暫時告一段落。山上的樹木仍然蒼翠如常,山腰以上冰雪依舊沒有融化,偶爾聽到幾聲蟲鳴,掠過幾只鳥雀。

林莊一片祥和,溪邊不時有兒童捉蝦釣蛙傳來的歡笑聲。林家大院子里,稀稀拉拉結的幾棵黃梨,早就進了饞嘴貓的肚子。這會兒,樹下平均年齡達到45歲的大叔大爺大姑大娘,正專心地捧著手機選擇專業。

哦!選功法!

林玥說完所有的注意事項,囗干舌燥之余,還得回答各種奇葩的問題:

“《五臟養生決》我們年輕人能練嗎?可不可以美顏?”

“有沒有睡覺能練的?這個《玉骨冰肌決》要每晚吸收月華,好麻煩哦!”

“我不喜歡打打殺殺,只想跑快一點!”

“為什么要打坐?趴著不行嗎?”

“怎么不要扎馬步,練樁?”

“頭撞石墻,會不會開瓢?”

…………

誰來救救我!這么多問題,我一個都不想回答。

夫妻一體同心,連被各種問題淹沒的處境都同命相憐。曹安欲哭無淚地在第一天上任莊主,就打起了退堂鼓。

話說,這個時候退位莊主還來得及嗎?

過程很曲折,現實很骨感,但結果,還是值得欣慰的!選完功法之后,大家似模似樣地各自開練,再沒有出什么幺蛾子。

廢話!能出什么幺蛾子?林玥可是把這些天空間積攢下來的,一整碗靈泉都奉獻出來,心疼得直抽抽。

抽吧!抽吧!誰讓他們是自己的親人呢?過幾天又可以攢一些,不是當初一滴都舍不得的處境啦!

天藍藍,山青青,風中傳來酸臭的汗味兒……

等大家先后體修入門之后,夫妻倆的保姆工作才算結束,靈泉的效果可不吹,平均每個人都點亮黃級二環。林玥一個都沒漏下,全部都仔細看過,又叮囑了一遍注意事項,才宣布:

“好啦!第一天的修煉圓滿成功,以后大家就可以自行修煉!每天清晨起床,練三周天的內功,再打三遍拳腳。晚上冥想半個時辰再睡覺,等我進階引氣后期再為你們查看靈根,真正踏入修真之路!”

“玥玥!我感覺蠻好,再練幾遍都沒問題!”

“是啊,是啊!比跳廣場舞舒服多了,這神仙功法就是不一般!”

“這一身汗出得,整個人都輕了兩斤,我現在餓得能吃半條牛腿!”

“你就別提了!你聞聞自己臭成什么樣?你可是舒服了,把我們都快熏暈了!”

“笑死個人吶!難道就我一個人臭,你們不都一樣臭?烏龜王八別笑誰,都是綠殼豆眼泥里打洞兒!”

“回去調鬧鐘去!爭取把我曾經烏黑亮麗的頭發給煉回來,早日填平現在的地中海!”

“想當年,我是村里一枝花,這些年老得像條腌黃瓜,真期待能看到當年的神顏回歸,一定閃瞎你們的老鼠眼!”

“就你還神顏?我這個絕世帥鍋鍋都沒有說話,你哪個好意思講哦!”

…………

“老婆,他們都散了!現在該輪到我了吧!”

曹安選擇了最虐的《強筋健骨局決》作為自己的體修功法,注重外功打熬身體,內功精煉筋骨。一整天下來,各種動作的變態扭曲,讓他全身酸痛得好像斷成208塊一般,內功流轉之下,所有的細胞開始飛速分裂、消耗、分離。

內外交替完畢,身上冒出一層黑黃的油汗,那味道酸爽得讓投懷送抱的曹陽小朋友,當場飆淚!

夫妻倆回房,曹安就迫不及待想再體驗一番那晚的迷醉,急吼吼地沖進衛生間!

一出門,林玥就遞給他一個玉質小瓶:

“喝一口含著!”

“喲!老婆,你還想玩什么花樣?”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