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久覃出聲,“五弟,此處。”

帝久覃突然指著地圖的一個地方,眼眸看著他,眼里閃動著光,還有堅定。

帝久晉不知曉帝久覃這是做什么,但他還是看過去。

帝久覃,“你聽我說,今日……”

卯時末,帝久覃和帝久晉出了王府。

兩人身上穿著王爺的衣袍,騎在馬上,身后侍衛跟著,大部隊去往寒山寺。

街道上擠滿了百姓,但兵士早早過了來,把他們從中間隔開,讓百姓站在街道兩邊。

空出大道來。

就這般,兵士呈兩排,三步一個,拿著長槍,身子站的筆直,擋在百姓身前,不讓他們出來。

百姓倒也未出來,他們都知曉,帝久覃和帝久晉要去寒山寺祭祀。

這條道,他們必須空出來。

百姓看著帝久覃和帝久晉騎在馬上,遠遠而來,百姓都未出聲了。

覃王殿下溫潤俊美,晉王殿下英俊帥氣,兩人一春風,一夏風,兩股風吹來,百姓有些飄了。

帝臨男子多俊美,尤其是皇室男子,各個相貌出彩,尤以帝聿為首。

那容貌,說是天人都不為過。

現下看見這兩個皇子,和帝聿是比不上,但這容貌,已然是一等一的。

當然,百姓也是沒見過帝聿,只聽傳聞。

當他們見過帝聿了,再一對比,也就知曉什么叫真的俊美。

帝久覃和帝久晉騎馬而來,兩人都未快馬揚鞭,而是緩慢的走。

百姓看著,從帝久覃和帝久晉從他們視線走過,再消失在視線里,他們都回不過神來。

一個俊美男子走在街上,引人注目,兩個的話,那就是更注目了。

可以說,那就是一道養顏的風景線。

“覃王殿下還真是俊美呢。”

“可不是,咱們覃王殿下俊美無濤,喜歡覃王殿下的女子可是能排著黎洲城繞兩圈。”

“哎,就是可惜的是,覃王殿下到現下都還未有正妃。”

“是啊,晉王殿下都有正妃了,覃王殿下還未有。”

“不知咱們覃王殿下何時會有個正妃。”

“這就不知曉了。”

“……”

“說來,晉王殿下竟也這般英俊,之前還真是一點都未想到呢。”

“我也未想到。”

“聽聞麗貴妃寵冠六宮,是六宮絕色,如今看到晉王殿下,還真是其子如其母呢。”

“……”

隨著百姓的議論聲,帝久覃和帝久晉來到寒山寺。

寒山寺之前的百姓兵士都被安頓到別的地方了,現下寒山寺里就是住持和和尚。

一切已然準備妥當,寒山寺里,一片誦經聲。

香火氣。

百姓把寒山寺給圍的水泄不通,除了中間留出來的那條道,這里是密密麻麻的人。

沒有人出聲,一個個看著帝久覃和帝久晉,神色肅穆。

住持早已出來,站在寒山寺門口。

看見兩人,雙手合十,躬身,“阿彌陀佛。”

帝久覃和帝久晉下馬,“大師。”

幾人進去,百姓目光隨著幾人的走動而移動。

很快,祭祀開始。

百姓雙手合十,神色無比虔誠。

一時間,寒山寺所在的地方,除了了木魚聲,和尚念經聲,什么都未有。

突然!

【作者題外話】:第二章,后面還有兩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