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呢?到頭來竟是為他人做了嫁衣。

顧長宴氣的肺都快炸了。

還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他這是被楚枝和韓湛兩人聯手給耍了!

一想到開始韓湛故意拿不起弓,一連三次主動認輸,顧長宴氣到發笑。

他深吸一口氣,壓下心底的憋屈和怒火。

呵!確實會演,連他都給騙過了!

不過顧長宴也沒那么輸不起。

輸了就是輸了,愿賭服輸。

當下對韓湛抱拳笑道:“小韓大人當真是神箭手,本王技不如人,甘拜下風,委實佩服,只是以前怎么不見小韓大人大展身手?若非今日巧合比武,我們竟不知道你還有這等好本事!”

呦!這狗幣到現在都不忘記給他上眼藥呢!

只聽韓湛嗤笑一聲:“這不是有你嗎?我湊什么熱鬧!”

言下之意,顧長宴太能耐了。

顧長宴笑道:“小韓大人又說笑了。”

話音剛落,史文潤這才如夢初醒,尖著嗓子叫嚷,像一只被扼住命運的鴨子!

“不可能!你絕對作弊了!你跟我一樣是個草包你怎么可能會這些!絕對使詐了,你你你……你出老千!對!出老千!”

噗——

人群中爆發出哄笑。

韓湛挑眉,那張妖冶的臉笑的好不欠扁:“原來你對自己定位還蠻清楚的嘛!知道自己是個草包就不要出來丟人了。”

還出老千!

你以為是推牌九呢!

顧長宴一腔怒火無從發泄,但還是控制住自己的面部表情,冷眉呵斥史文潤:“再多說一句你給我回屋去!”

“可是……”史文潤咬牙,“就算他這次運氣好,也不能證明他沒搶你的軍功啊!本來這次攻城就是你的功勞嘛!”

呦!

韓湛樂不可支。

史文潤氣的都被韓湛同化還有口音了,那個嘛學的挺像的還!

“軍功?軍功該是誰就誰的,我韓湛行的正坐得端,做不來搶軍功的事,誰搶誰心里頭明白!”

此話一出,顧長宴臉色微變,他死死盯著韓湛,若非韓湛眼底一片坦然,否則顧長宴都要以為韓湛是否想起了什么來。

韓湛這話什么意思?

什么叫誰搶誰心里頭明白?

但不管顧長宴如何探究,韓湛都坦坦蕩蕩。

“你少在這兒花言巧語了,你肯定使詐!”史文潤叫道。

“使詐?”韓湛笑了,“騎射可是你們自己選的!誰不知道顧長宴他騎射第一,英勇無敵?你們選了顧長宴最擅長的,我說什么?結果這會兒技不如人輸了又不認了,怎么?堂堂攝政王竟這么輸不起啊?”說罷還像模像樣來了句,“啊,攝政王莫要氣惱,本就是大家彼此玩鬧罷了,當不得真。”

竟是將顧長宴的話原封不動的給還了回去。

“還有,不是我執意要比,是你們要比,口口聲聲說我搶了你功勞,怎么?憑我盲射劈開了你的箭還正中靶心去搶?所以說啊,做人要知足,莫要當了婊子還立牌坊。”

這話說的忒不客氣,先前那些拼命嘲笑韓湛的將士們臉色難看,連宋將軍都有些尷尬。

心里卻覺得賊解氣!

誰叫他們一直看不起人,如今踢到鐵板了罷!

顧長宴被韓湛這么罵,若是再忍下去,威信何存?

只見他冷冷瞧著韓湛:“小韓大人你這是何意?本王可曾得罪過你?”

呦!

夠婊啊!

得沒得罪過,你心里沒點數啊!

韓湛知道顧長宴又想要利用他來做文章,做有利他顧長宴的事兒。

韓湛卻不配合,只是道:“以后管好你的人,那軍功誰要誰拿去,當真以為誰都像你們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