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正想說不用,但轉念一想,昨天的事情鬧得那么大,雖然后來反轉了,但也不能保證人人都站在我這邊。

沈顏卿忙得很,我是不敢勞駕他的,有洛洛陪著,萬一有個意外情況,也好及時應對。

遂點頭同意了。

等我帶著洛洛出去的時候,四叔也沒說什么,只是看了一眼洛洛后,對我說:“把唐棠叫上。”

也行。

我趕緊給唐棠打電話,約了幾分鐘后在酒店大堂見。

四叔幾乎沒有停頓,率先進了電梯。

下樓與唐棠會合,四叔不知道從哪里搞來一輛車,就停在酒店大門口,然后他把我們帶到了……醫院?

我滿心震驚的望著他,嘴唇都哆嗦了,但我沒敢問,醫院里……有什么吃的嗎?

內心突然生出一股不好的預感來。

果然,四叔停好車,就催我了:“下車。”

我到底不敢直接質問他,磨磨蹭蹭的下了車,然后他扔過來一只口罩給我:“戴上。”

我手忙腳亂的接過來,還沒戴好就被他抓住了手腕,拖進了醫院。

這家醫院……

不就是昨天陶紫被送來的那家么?

難道四叔是帶我來見陶紫的?

我心里打起了鼓。

然而很快我就知道我想多了,四叔直接把我帶到了體檢科,然后把我交給一個年輕漂亮的女醫生:“剛起床,應該沒來得及喝水吃東西,正好。”

什、什么意思?

我正茫然著是,就被女醫生用迷人的笑容給迷惑了:“是寶兒吧?跟我來吧,我帶你去做檢查。”

我不……

但拒絕的話完全沒來得及說出口。

漂亮女醫生看著很有氣質,說話也是面帶笑容、春風拂面的,可手上的力氣一點也不小。

她一只手攬著我,半拖半抱就把我帶走了,全程沒給我絲毫發言的機會。

我嚴重懷疑她是吃大力丸長大的……

但已經這樣了,我只好配合她做完了全套的體檢,一共也沒用上一個小時,做完檢查之后,她才帶著我回到四叔這邊。

檢查結果也送過來了,正在四叔手上。

我偷偷打量著他的神色,四叔眉頭緊皺的樣子,讓我……

瑟瑟發抖。

我心里七上八下的,不安極了。

半晌,就在我險些把自己的手指頭絞成麻花的時候,四叔終于將視線從檢查報告單上移開了。

落到我身上的時候,我分明感到了一陣寒意。

不、不是吧,難道我的身體,又出毛病了?

可是這段時間,我的飲食已經很注意了啊,至少一日三餐我都有準時的吃,有了燒烤那回的教訓,我是真沒敢隨便忘記吃飯。

而且,我連酒都基本不喝了,再說了,這個把月來,也沒機會讓我喝酒啊,生冷辛辣更是沒機會碰。

難道這樣也不行?

我正忐忑著,就聽四叔突然喊了我的名字。

“林寶兒。”

我不由自主的縮了縮肩膀,朝他看過去。

然后四叔沖我無聲的冷笑了一下,我的肩膀立刻塌了下去……

完了完了。

我滿心只剩下這一個念頭。

但四叔卻沒說什么,這倒是讓我摸不著頭腦了,難道四叔他轉性了?

他卻朝我走過來,把報告單往我手上一拍,聲音冷酷的說道:“下午跟我回京城。”

啥啊?

我茫然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才把視線落在報告單上,一大片的數字啊、表格啊、曲線圖什么的,我一個都看不懂。

但中文字我是認識的。

所以,我有脂肪肝?

輕度高血壓?

血糖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