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是沒事了?”艾氏看著江明月發呆。

“沒事兒,”江明月沖艾氏展顏一笑。

江明月要不是看起來是真的沒事的樣兒,艾氏還不會害怕,這前后變化也太大了。這二姑娘平日里也這樣,一會要死了,一會兒就又沒事人一樣了?

老爺子盯著江明月看一眼,說了句:“那行,那咱們去吃飯。”

艾氏???

這就去吃飯了?這事兒就算完了?

“行吧,吃飯,”老太太也說。

江明月說:“奶,我回房去梳洗一下。”

老太太就沖內室喊:“月娥,陪你妹妹回房去。”

江月娥應著聲,從內室里快步出來。

江明月:“不用了,我姐夫快過來了吧?讓我姐等我姐夫吧。”

“二姐,我陪你回房去,”江峴從內室里竄出來。

“行吧,去吧去吧,”老太太讓這二位走。

江峴跑到前頭替江明月將房門一拉,說:“二姐,你看著點腳下啊。”

江明月:“嗯,我看著路呢。”

“你看好你二姐啊,”老太太喊。

江峴:“放心吧。”

江月娥站在屋門口眼巴巴地看,直到看不見姐弟二人了,才轉身跟老太太說:“奶,他們走了。”

“你派個人去找沈姑爺,”老太太說:“讓他今天別過來了。”

江月娥:“啊?”

老太太:“你妹妹這幾天看他不順眼呢,她這會兒正瘋著,你不怕她再跟你男人干起來?”

這個時候啊,老太太覺得求個穩妥是準沒錯的,江明月看著江嶼傷心,回頭這位看見沈淇,她要再為她姐傷心怎么辦?再讓這丫頭死上一回?還是讓這丫頭瘋起來給沈淇一刀?

江月娥呆立當場,江明月什么時候看沈淇不順眼了?她怎么不知道?

老爺子說:“月娥啊,你聽你奶的話,派人去找沈姑爺。”

江月娥只能聽話了。

等江月娥也走了,江嶼在內室里喊:“奶!”

“你老實待床上吧,”老太太也不進內室去看江嶼,就坐在外室里大聲道:“你再掉一回荷花池,你二姐能把命送了!”

內室里的江嶼不吱聲了。

“巖哥兒,帶著你媳婦兒跟奶走,”老太太又喊還在內室里待著的江巖。

艾氏扶著老太太往正院走,越想江明月的事,艾氏夫人是越覺不對勁,忍不住小聲問老太太說:“明月兒這樣,真不用再請個大夫來給她看看?”

這一家人對著二姑娘都是小心翼翼的,這樣正常嗎?

老太太:“咋地?你非得讓大夫說,明月兒得了腦疾,你才滿意?”

艾氏覺得老太太這是在拿自己出氣,江明月就算真的有腦疾,那也不是她害的啊。

“管好你的嘴,”老太太看著艾氏道:“別出去跟人胡咧咧。”

艾氏:“娘,我在京城認得幾個人啊,我能跟誰聊天去?”

老太太:“呵。”

江大牛在后頭搗搗自家媳婦的后背,意思是,你別說話了,這再說下去,老娘親就得開罵了。

繡樓里,江明月梳洗一番,換了套衣衫,出了房間一看,江峴蹲在走廊里,手里拿了塊棗糕在干啃。

“峴哥兒,”江明月喊江峴進屋。

江峴跑進屋,先打量江明月一眼,沒覺著江明月有異樣,江二少才松一口氣,坐在椅子上,繼續啃棗糕。

江明月給江峴倒了杯水,說:“光吃糕不噎嗎?”

江峴喝了半杯水下肚,抬頭想跟江明月說話,江明月卻伸手摸了摸他額頭上的疤痕。

江峴便道:“我早上才照得鏡子,二姐,我覺著我的這個疤像個斧頭,二姐你好好看看,像不像?”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