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雨了,在蒙蒙的細雨中的一切事物,看上去,那么朦朧,在夜色中平添了一種夢幻般的美。

沈流言轉身表情淡漠,一雙眸子深邃而帶著一絲怒氣。

春雨知道自己說錯了話,她和他的路,本就艱辛,讓他承擔自己家里的一切瑣事,她從心里是過意不去的,既然他說不會再來,那里結束吧!

說出那句話的時候,她感覺自己的靈魂向被抽走一樣,心里空空的,渾身麻木的沒有任何知覺,昏暗的路燈下,他的影子被拉的好長,形單影只,透著孤獨和落寞。

春雨的大腦里一片空白,呆滯的望著走遠的背影,她站著一動不動,尤如一尊雕塑一般,自己在雨中,接受風雨的洗禮,她此時沒有語言,沒有行動,好像身體不是自己的,雨水淋濕了秀發,淋濕了衣服,最后鼓足勇氣大聲的喊到,“認識你我很高興,可是我們彼此也都很累,既然這么辛苦,那就分開吧,分開吧。”她瘋了。

心臟緊緊的收縮,他的睿智,以及他所想的一切,那是春雨能看透的,她不能給他的仕途路上抹黑,自己本就幫不上什么忙,他的心里所想,怎么能夠瞞過這個男人,他又不是一般的男人。

“告訴你,我不是吃我不是吃回頭草的的那種人,分手,只要我點頭,就在后會無期了,如果是這樣,你還要分嗎?”

他的話刺的春雨體無完膚,“嗯,分,分手吧!”

“保重,”沈流言他沒有說同意或者不同意,坐進車子里,消失在茫茫的雨夜中。

失去你,我很心痛,可是我能有什么辦法,世間,真正的悲哀,不是貧窮,而是失去你,真正的痛苦不是一無所有,而是擁有你的時候,我們都很艱辛,不快樂,此時,春雨的大腦里僅存的殘片就是快一點逼著沈流言從她的心里走出去,她只留有一具冷漠的軀殼,

其實一個人在連死都拋到腦后的時候,她除了冷漠,還是冷漠,也許只有冷漠,才能淡漠自己心中的痛,對不起,原諒我,我要你幸福,不能因為我讓你丟棄自己應該擁有的一切。

老天是在為我流淚嗎,這會的雨越下越大,春雨好像是沒有直覺僵尸,任由雨水無情的打濕自己整個人,澆走他們之間的所有記憶。

望著車子消失的方向,眼神凄迷,腳下的路,還要繼續,媽媽需要他照顧和妹妹需要她照顧,她要堅強。

生活就是一杯酒,可是春雨卻沒有品嘗出滋味。

五年后

“媽媽,媽媽,媽媽,”三個可愛的寶寶背著書包,撲向一個美麗成熟的女人,

“寶貝,今天在學校里乖不乖啊!有沒有受到老師的表揚呢?”

“媽媽,老師表楊我了,老是批評兩個哥哥了呢!”女寶寶奶聲奶氣的撅著小嘴說道。

“哦,是嗎?那你說媽媽還怎么懲罰他倆呢?”

“媽媽那讓他倆跟我們做飯吃吧,打掃衛生,洗碗,都讓他倆干了,媽媽陪著依然看電視。”趴在媽媽的耳邊說道。

“好吧,媽媽聽依然的話,好不好啊!”

兩個男寶寶一邊一個牽著牽著妹妹的手,走在大街上,太漂亮了,路人看了一陣陣的驚嘆。

夏春雨,A市的女作家,自由龔搞人,那三個孩子都是她的寶貝,三胞胎,

自從媽媽去世之后,她一個人悄悄的離開魯南那個帶給她傷心的地方,算來已經有五年的時間了,她的寶貝已經四歲多了,這幾年多虧了寶寶的陪伴,她很知足了,慢慢的從悲痛中走出來,靠著稿費養活著自己三個孩子,日子過得但也自在。

她的大兒子夏盎然,從小就表現的對計算機有著超高的天賦,老二夏子然對數學特別感興趣,在學校有小華羅庚的稱號,小女兒是她的開心果,夏依然,她對美術感興趣,不管在哪里什么地方,拿起畫筆就畫,春雨隔三差五的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