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酒剛回到寢殿,內侍就帶著謝紫姝過來了。

今個兒天氣不錯,不下雪,也沒雨,陽光淡淡地灑落人間,她坐在殿中,看見婷婷裊裊初長成的小六緩步入內而來,只一抬頭,便讓滿殿容貌不俗的小侍女們顏色盡失。

溫酒有些時日沒見小六了,此時不由得感慨,這十四五歲的小姑娘,真的是幾天一變樣,何況這姑娘還有越長越有傾國傾城的架勢。

她看了,都不由得愣了愣。

“嫂嫂。”謝紫姝一見到溫酒就小跑著到了她跟前。

小姑娘眼睛紅紅的,想開口同她說什么,又不好開口的模樣,看著讓人心疼極了。

溫酒抬手摸了摸小六的臉頰,“想說什么就說,你這模樣若是被你長兄瞧見了,定然要心疼壞了。”

謝紫姝一想到至今昏迷不醒的長兄,更是眸盈秋水,嗓音越發低了,“嫂嫂,你能不能別殺趙曦?”

溫酒聞言,心思微動。

這姑娘來得急,只怕還不知道今早她下令封趙曦為王,召入帝京的事兒。

那就好問話了。

溫酒拉著小六在一旁坐下,神色頗有些為難道:“你今日進宮來,就是為了趙曦?”

“我……”謝紫姝剛一開口,聲音就小了下去,“我今日是來看長兄和嫂嫂的,至于趙曦……就是順便問一問。”

“順便啊?”溫酒點了點頭,“那就是不甚要緊的人了,那就回頭再說吧。”

她說著便要起身,帶謝紫姝進去看謝珩。

小六見狀,神色頓時有些慌亂起來,拉住溫酒的手,小聲道:“嫂嫂、好嫂嫂……別回頭再說了,若你怕趙曦會惹出什么麻煩,我去同他說,讓他別鬧了,他不是壞人,你別想著殺了他,好不好?”

“你去?”溫酒不動聲色道:“你知道擁雪關離帝京有多遠嗎?你三哥也在那里,你不怕他教訓你了?”

謝紫姝抬眸看著她,低聲道:“我知道擁雪關很遠,我也知道三哥會生氣會教訓我,可是嫂嫂……你們都不知道他其實是個很好很好的人,我相信他這次不是臨時起意,他肯定是早就想著幫長兄平定烏州十四城。”

小六長到這么大,第一次用這樣認真的神色同溫酒說話。

她嗓音**,卻十分堅定,“雖然我不知道他為什么忽然要求娶我,但若是他真的愿意放下以前的舊怨,從此再也不同我長兄對著干,那我嫁給他也沒什么不可以。”

溫酒柔聲問道:“那你喜歡趙曦嗎?”

謝紫姝很是認真地想了想,低聲說:“應該是喜歡的。”

“你還太小了,以后還有很長很長的余生,得再長大一些,明白是什么喜歡,找到愿意共白頭的人。”溫酒抬手摸了摸小六的腦袋,“我們小六這么好,要嫁給自己喜歡的人,歡歡喜喜過一生。”

謝紫姝伸手抱住了她,低聲喊:“嫂嫂。”

“好了。”溫酒任由她抱著,輕輕地在小姑娘背上拍了拍,“我不會殺趙曦的,你長兄也不會,只要他安安分分,以后一定平安無事。”

“真的?”小六當即推開了些許,一雙美目望著溫酒,眸中流露出來些許欣喜。

“嗯。”溫酒點了點頭,拉著小姑娘往里頭走去,“既然來了,就看看你長兄吧,同他說說話,他最疼你了……”

“好。”謝紫姝低低應了聲,和溫酒一起走到了榻前。

小姑娘趁著溫酒吩咐侍女去取藥的功夫,俯身到謝珩耳邊,小聲說:“長兄長兄,你快點醒啊,你再不醒,嫂嫂都要累壞了。”

榻上人安安靜靜地睡著,沒有任何的反應。

謝紫姝抬袖輕輕拭去他額間的細汗,絮絮叨叨地說了好些話。

好像她的長兄根本不是昏迷著,只是睡著了,她多說些話,就能把睡夢中的他吵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