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隔許久,乍然聽見蒼崎橙子這個名字,李向有些愕然。

將目光從書架脫離,看見身旁的艾蕾,問道:“蒼崎橙子,在這里做什么?”

“感覺是在調查什么。”

艾蕾不確定的說道,“我到這里的時候,正好遇見蒼崎橙子和她的使魔水晶蜉蝣,我懷疑她可能是一直在跟著弗拉特他們。”

李向頓時抬頭望向正在書架旁上躥下跳的弗拉特,喊道:“弗拉特,你們先前有遇見蒼崎小姐嗎?”

“有哦,在和老師調查哈特雷斯的徒弟工房時,見過她。她還告訴了我們不少信息呢,包括生還者什么的。怎么了?”

“沒什么,你繼續找吧。”

李向邁開步伐,走到萊妮絲的身旁,輕聲說道,“從離開工房之后,蒼崎橙子恐怕一直在跟蹤弗拉特他們。”

“怎么會?她一個冠位魔術師沒必要做這種事情吧?”萊妮絲驟然失神,睜大眼睛,不理解說道。

李向沉思起來,如萊妮絲所言,跟蹤弗拉特的意義何在?她是想知道什么嗎?

“或許跟冠位決議有點關系。”他斟酌著語言,說道。

“冠位決議嗎?”萊妮絲沉默。

冠位決議毫不疑問關乎到現代魔術科的生死,在現役的十二位君主中,韋伯是最弱的一位,埃爾梅羅家也是最弱的魔術名門。

弱小就代表生死操于他手。

上次冠位決議,埃爾梅羅家失去了礦石科,被趕到了現代魔術科。

這次的冠位決議,她和韋伯又該如何保持住自己的權益呢?

“先找出哈特雷斯走私咒體的證據吧。”她嘆了口氣,冠位魔術師不是她現在能招惹的。

李向又回到了書架,不過這次多了艾蕾的幫忙,效率高了不少。

不過書庫里的書本實在是太多。

縱然現代魔術科是十二學科中最年輕的學科,甚至至今都沒有得到一些魔術師的認可。但饒是如此,自工業革命后,現代魔術科已經存在了近兩百余年。

只能說年輕是相對的。

不少魔術師就能憑借自己的手段活個兩三百年,在他們的眼中,現代魔術科確實太年輕。

“御主。”

艾蕾忽然抬起頭,眼光似乎要看穿厚重的天花板。

她說道:“在高空,幾乎是脫離普通魔術師感知的距離,匯集了海量的魔力。”

李向驟然臉色微變:“你的意思是有人在使用魔術,對準我們?”

“不是魔術。”

艾蕾搖頭,更正說道,“是寶具,這種魔力量已經遠超了現代魔術的極限,只能是從者的寶具。”

“哈特雷斯?”

李向只能想到這里,連忙向外跑去,“你們三個趕緊出來!”

等到了街道上,抬頭看去。

在黯淡的天光下,閃爍著紫色的雷電,天邊看起來格外的魔幻。

他的眼睛驟然浮現魔力,在遠視魔術的幫助下,他看清楚了閃電中猙獰的戰車。

神威車輪。

準確的說是征服王伊斯坎達爾的影子赫費斯提翁借由神威車輪而衍生出來的寶具。

摩天車輪。

……

同一時間,韋伯和格蕾坐上出租車,前往倫敦北部的攝政公園。

這一帶遠離中心,顯得格外的冷清。

“是結界。”

當韋伯回頭時,發現周圍除了格蕾,已經沒有了行人。

“什么?”格蕾有些驚訝,“為什么我沒有感覺到魔力的流動?”

“因為這個結界沒有動用任何的魔力,是心理學的現代魔術性質的結界。”

韋伯點燃一根雪茄,香氣飄蕩出來,讓人心神一震。

“類感魔術的高級運用,利用感覺的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