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中長輩知道了,沒法阻止,謝寧有些倔脾氣,而且她和蕭煜將所有的事情告訴了燕帝,燕帝沒有閔姨心中想得那樣怒不可遏,那閔氏和唐氏還是盼著他們能和好如初的。

謝寧進了一批糧食,正與幾位商戶商量著怎么售賣出去,便有一位糧商說道:“最近京城里有人模仿著咱們這般做生意,城西再設商會。”

“對方商會,只要入會就有好資源,而且聽說賺下不少錢,比無鹽鋪子的生意更好。”

這位商戶提醒了謝寧,她首先想到的是壽王,但又覺得不可能,他將洛陽城的商會都交給她打理了,又豈會京城里這么對付她。

謝寧叫人去查查這些人的底細,且看他們是什么來頭,意欲何為。

而此時鄭家,鄭蘊杰被家里人從衙門里火急火了的叫了回來。

鄭蘊杰一入院子,就看到院中擺著一副棺木,他腳步停下,背著的雙手握緊成拳。

“老爺,我們的兒啊。”

妻子朝丈夫沖過來,滿臉都是淚。

鄭家大子鄭越塵遺骸找到了,誰能想到就在那鹽場的山頭,孤零零的,是誰殺的?

鄭蘊杰眼眶一熱,他強忍著,這是他將所有希望都放在大兒的身上,如今卻落得這么一個下場。

“是誰殺的他?”

鄭蘊杰含怒問。

運回遺骸的護衛上前稟報:“懷疑之人中又多了幾人,除了壽王當年去了閩中經過了揚州城,還有幾人,那就是福王、齊王、安國公主。”

說到福王,鄭蘊杰想起當初派人去半路截殺福王的刺客,一個不剩的,連個傳消息的人都沒有。

原本從江陵歸來不過一個多月的時光,卻晚了兩個月才回來。

“屬下發現鹽場是有人故意縱火,也就是說,有人要將鹽場毀去,而大公子許是發現了,就被人滅了口。”

鄭夫人在一旁聽著,眼淚一把一把的落,撲在棺木前大哭。

鄭家獨苗鄭蘊杰,其他有姐有妹,后來鄭蘊杰生下三個兒子,終于放下心來,卻不曾想,大兒子在外被人害死,二兒子不懂事成不了大事,三兒子好好的功名被毀。

這接二連三的事,相較于壽王的懷疑,他更是恨著后頭那三個去了揚州。

他們大可回京城來,為何往楊州去,不管他的猜測準不準,這三人,他都不會放過。

福王如今受皇上寵愛,無從下手,齊王在軍中仍有名聲,自己也有手段自保,最后鄭蘊杰想到的是謝五丫,這個臨封的安國公主。

于是他下令道:“傳話下去,等安國公主和親路上下殺手,叫她有去無回。”

鄭家護衛全部待命。

即使安排了這些,即使能報仇了,可他仍舊是白發人送黑發人,兩夫妻扶著棺傷心難過。

鄭家大子的事并沒有傳出去,也就默默地葬入鄭家祖陵,而鄭夫人卻是病了一場。

在這個期間,傷心的人仍舊傷心,可高興的人卻仍舊很高興,榮國夫人的女兒倪氏嫁入東宮為側妃的婚旨下來了。

在這所有的傳言中,這一樁事算是定下了。

鄭家喜憂參半,而東宮里,蕭煜來見兄長,卻見兄長在喝悶酒。

兩兄弟在花廳里坐下,蕭煜看著兄長,關切的問道:“這婚事,大哥可是不愿意?”

蕭崢掀眸朝他看去一眼,此時也帶著幾分醉意,在所有人的面前,太子都是嚴肅沉穩的人,到了這個弟弟面前,他終于恢復了本性。

蕭崢說道:“我西院的女人一個都沒有碰,你可信?”

蕭煜錯愕,他看著大哥對這婚姻之事很是隨意,母后如何安排,他便如何接受,卻不曾想過,原來他也不愿意碰的。

“你也意外吧,外頭不少女子想入我東宮,個個都說太子風流,太子妃如此美貌,還有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