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王爺封逸笙殺了這幾位舉足輕重人物后只怕心里頭怕遭皇上忌憚才急流勇退,也虧得他收斂起來還真就當個閑散王爺,這些年來他可隱藏得真好。

“原來如此。”秦筱筱到這個時候才徹底知道封逸笙的底細。

秦傲鋒感慨道:“當時若沒有安王爺當機立斷估計也沒有這多年的太平了,可惜眼下紛爭又起。”

“聽您說起往事再結合皇上的身體狀況,現在倒是可以理解他為什么這么急切想要定下儲君了。”秦筱筱換位思考完全能理解封逸昭的苦衷了。

“不過,眼下既然皇上的病根已經找到了,那么這立儲之事反而不急了。”秦傲鋒想起這個眼睛一亮。

秦筱筱點點頭說:“沒錯,的確是如此,皇上雖然折了壽,但若無意外也不至于三五年就歸西。”

“那關于繼位者一事可從長計議了,”秦傲鋒話里有話看了看秦筱筱。

猶豫了半晌秦筱筱語氣中帶著糾結:“我還是覺得祖父您之前的提議好,再說過多幾年也未必就有更合適的人選。”

“要不這樣,咱們暫時先扶持他,這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成的,總得讓他多歷練歷練,到時候無論如何對他總有好處的。”秦傲鋒提議說。

秦筱筱垮下臉:“那我該拿他怎么辦呢?”

“你和他原來怎么樣就繼續怎么樣啊,你們不是兩小無猜青梅竹馬嗎?”秦傲鋒裝傻充愣道。

“可若是我與玄辰真的日久生情。”秦筱筱說到這里垂下腦袋,“那可怎么辦才好?”

秦傲鋒裝出副莫名其妙的表情:“從出生認識到現在夠日久了吧,你不照樣將封玄辰那小子往外推。”

算了,在祖父跟前秦筱筱實在說不出口。過去怎么能跟現在比呢,過去封玄辰會揍她屁股,現在更多的是咬她的嘴,雖然她也會反擊,不過這咬來咬去該不會咬出情意來了吧?

看秦筱筱那嬌羞的模樣分明是想到了什么,秦傲鋒裝作沒看見打了個呵欠。

“祖父也累了,筱筱先告退,讓老管家伺候您回房間歇會兒吧。”秦筱筱見秦傲鋒滿臉疲倦趕緊說。

秦傲鋒站起身來:“人老了就是不中用。秦慶!秦慶!”

一直在外頭的秦慶聞言疾走進來:“老太爺。”

“走,扶我回屋歇會兒去。”秦傲鋒跨過了門檻,“秦本,送大小姐回解憂閣,你就在那里守著,她若是沒有好好休息出了秦府我就打斷你的狗腿。”

“是。”秦本的聲音在門外響起。

秦筱筱忍不住翻了個白眼,祖父還真是的,竟然光明正大讓秦本來監視她。算了,經過這番折騰自己這身子還真累得很,就乖乖在府中呆兩天吧。

不對啊,秦筱筱腦子轉了轉,自己還要偷溜出去見那姓方的,這可如何是好呢?

“大小姐,小心門檻。”秦本見秦筱筱心不在焉走出來急忙提醒道。

“咦,祖父呢?”秦筱筱抬頭望去已經不見秦傲鋒的蹤影。

秦本笑著稟報說:“老太爺回房歇息去了。”

“走吧。”秦筱筱朝著秦本露出笑臉。

“大小姐,您別對著我笑,我心里頭沒譜。”機靈的秦本從秦筱筱的笑容中察覺出絲陰謀的味道。

秦筱筱走到秦本跟前拍怕他的肩膀:“知道老太爺的真實意圖嗎?”

“不知道。”秦本搖搖頭,“主子吩咐什么我就做什么而已。”

“祖父的意思是將你給我了,讓你跟在我身歷練歷練。”秦筱筱笑著說道。

就在剛才那瞬間,秦筱筱已經想好了,祖父能派秦本監視自己,她就能策反他為己所用,這種斗法也很有趣嘛。

“是嗎?”秦本心中是半信半疑。

說起來他祖父秦慶也曾經透露過秦老太爺這意思,或許大小姐說的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