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場面一觸即發地不可收拾。

常樂抹著眼淚,作勢要走:“好,我走,我現在就去醫院把孩子打掉!”

陸母聞言,急的忙拉住常樂,一邊用眼神警告陸佳瑤。

陸佳瑤被氣得不輕,但也是一臉的無所畏懼。

后面,陸母好話說盡才把常樂留住。

過了一個小時,常樂哭過后,情緒才得以穩住。

而作為導火線之一的張姨,則是愧疚不已。

要不是自己說錯話,小姐和常樂也不至于鬧成這樣。

為了不給陸家繼續添麻煩,張姨主動走人……

一開始,陸母還想挽留張姨,但想著常樂這種狀況,兩人生了芥蒂,再留張姨,保不準也會讓張姨受委屈。

這才同意張姨暫時離開!

常樂成功把張姨‘鬧’走,心里得意洋洋。

正興奮地籌謀自己的下一個計劃!

到了晚上,夜幕降臨,藍天成為黑夜時,外頭傳來車子的引擎聲。

常樂知道是陸津亦回來了!

陸津亦剛到家,前腳踏進屋,后腳就被陸母叫去。

而在房間里的常樂苦苦等他……

在書房里,陸母先把今天發生的一切統統和陸津亦說了。

陸津亦面無表情地聽完,臉色變的更冷。

他對常樂本就沒有愛,有的只有一點點包容和責任感罷了。畢竟她懷著自己的孩子!

但此時對她弄出來的幺蛾子卻感到一絲不滿!

“媽,我知道了。我會和她好好談談!”陸津亦高深莫測地回了陸母一句。

陸母半懂半懵,但最后還是沒有打破砂鍋問到底。

陸母擺了擺手,讓陸津亦出去。

陸津亦從書房出來,轉身就進主臥室。

“津亦哥。”他推開門進去,剛要鎖門時卻被常樂抱住腰身。

常樂擅長賣慘,懂得利用男人同情心,所以她先‘惡人先告狀’!

“嗯?”陸津亦掰開她的手,轉身看向她:“為什么哭?”

她哭的楚楚可憐,眼淚順著臉頰滴落在地板上,打濕了地。

常樂咬著唇,肩膀一抖一抖的,儼然是一副受委屈卻不敢說的模樣。

陸津亦皺了皺眉,耐著性子問道:“說,怎么了?”

“我,我好像得了抑郁癥,我太敏感了。”常樂說一句抽泣一下,將白蓮花演繹到最高級:“今天因為,因為戒指,和張姨她們發生了矛盾。”

陸津亦最看不得女人的眼淚。

他蹙著眉頭盯著常樂瞧了許久,最后動了憐憫之心,抽紙遞給她擦淚:“別哭了,孕婦不能多哭。”

“你現在是特殊時期,別多想,要開心,她們也會體諒你的!”

常樂拿著紙擦淚,聽到這句話瞬間眼淚又止不住了……

她一把沖進陸津亦懷里,緊緊拽著他的衣服。像是把他當成了唯一去依賴!

此時無聲勝有聲,陸津亦皺眉不展,任由她哭。

晚上十點多鐘。

陸佳瑤躺在床上,正沒心沒肺地打著游戲,這時,門外傳來一陣敲門聲。

‘叩叩叩——’敲門聲不大不小,但卻剛好能讓人聽見。

“誰呀?”陸佳瑤翻了個大白眼,直朝門外吼道。

“姑姑。”門外,念念小聲喊了聲。

“誰?”陸佳瑤沒聽見,忙問道。

“是我,姑姑。”念念又大了些聲音。

很快,陸佳瑤赤腳下床,快步走去開門。

門一開,看到念念抱著自己的玩偶出現時,陸佳瑤驚呆了。

“念念,你這么晚怎么還不睡覺?”陸佳瑤滿是困惑道。

“姑姑,我想和你睡。”念念仰著頭,可憐巴巴地看著陸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