囂張男子被幾個空乘抬到后方去救治了。

“這位小哥,剛才那家伙是天南省出名的富二代,你們下飛機的時候要小心了。”

“好的我知道了,謝謝提醒!”

聽到后方有人出聲提醒自己,王慕回頭笑著應了聲。

看到王慕似乎不在意那男子的威脅,后面那人也沒有再多說什么。

沒了囂張男子的聲音,整個頭等艙慢慢陷入寂靜。

“女士們,先生們,本次航班目的地天南省昆都到了。”

在大多人熟睡的時候,飛機到達了目的地。

天南省省會昆都,一個四季如春的城市。

王慕帶著幾人剛下飛機,就看到遠處黑烏烏一片,約莫有三四十人,統一的黑色西裝,站的整齊。

不用多想,就知道這些人來者不善,應該就是那個男子叫來的人。

緊跟其后的,那男子被一位空乘推著輪椅,也從飛機里出來了。

“小子,你給我等著,今天你能站著走出天南機場,我就不信劉!”

那姓劉的年輕男人,惡狠狠的對著王慕說了一句。

朝著遠處那群人指了指,推著輪椅的空乘小心翼翼的推著他往那邊過去。

“帥哥,需要幫忙嗎?”

王慕搖頭一笑,剛準備離開,飛機上坐在過道旁的年輕女子,帶著那位老者也過來了。

“不用了,謝謝。”

“那好吧,李老我們也走吧。”

王慕拒絕了女子的幫助,他并不需要這女子的幫忙。

現在自己可是通神境的境界,世俗已經找不到對手。

“小慕,沒事吧?那些人好像都是那個家伙叫來的。”

沈小花的語氣倒是有些害怕。

“放心吧媽,現在是法治社會,他們不敢怎么樣的。”

聽到母親的語氣,王慕輕聲安慰了一句。

他也不著急離開,帶著父母和蘇筱筱兩女慢悠悠的朝著出口走去。

“就是他!給我帶走,那兩個老的女的都也全都帶走!”

正走著的王慕一家,聽到那劉姓男子的話,走路一頓。

王慕轉身看著十多個黑色西裝壯漢,一起朝著他們一家圍過來。

搖頭無奈一笑,走到哪都能遇到麻煩。

緩緩抬起手,隔空往走來的十多人一推。

十多人躺在地上沒了聲息。

“臥槽,拍電影嗎?”

“這什么情況,隔空一掌打死十幾個壯漢?”

那些還沒離開的乘客,看到這一幕全都震驚了。

“小姐,那男人不是宗師,恐怕是...通神境強者。”

“什么!他和我爺爺是一個境界?他才多大啊!”

“小姐,現在我們最好去幫他一下,這里人多眼雜事情不好處理,賣他一個人情,我們家族會多一張底牌。”

正準備離去的老者和年輕女人,看到這一幕,也是無比震驚。

老者自己離宗師也只是一步之遙,再加上家族中宗師也不在少數,自然是知道宗師的手段。

宗師雖說可以內力外放,但遠遠達不到這年輕人這般強大的殺傷力。

“劉家的小子,我家小姐讓你們把人帶走,此事到此為止。”

得到自家小姐的示意,李老走到那劉姓男子身前沉聲說道。

“你他嗎是哪根蔥?剛剛在飛機上我一個人不敢惹你,老子身后這么多人,你讓我走?快滾,不滾老子連你一起收拾!”

這年輕男人已經被仇恨沖昏了頭腦,看到自己手下這么不堪一擊,這老者又來讓自己走人,憤怒的咆哮道。

“小子,我家小姐是天南慕容家千金,慕容芳華,你說話之前最好考慮清楚。”

“臥槽,今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